情感一生网

欢迎来到情感一生网
你的位置: 情感网 > 情感美文 > 导航 > 迟到的光年

迟到的光年

发表时间:2020-07-17

【www.qg13.com - 挽留的情感的说说】

总是会有很多的文章去描述情感,而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自己真正看得透情感,什么样的情感美文才称得上质量高呢?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迟到的光年,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一)

也许很多人会想,那些很多年没有联系的朋友,再联系时的第一句话是什么。这个问题宋禾也想了很久,但原来,只需要一句简单的你好,就像当初谁也不认识谁的时候:让我们重新认识。

宋禾从来没有想过,会和易阳重新有联系。那天收到他的信息,宋禾很惊讶。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两个简单的字:

你好。

看了很久,宋禾还是关闭了信息窗口。她想,这么多年了,不需要再纠结下去吧,就当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条信息吧。可是宋禾还是骗不了自己,她做不到看不见。犹豫了很久,终于敲下了字:

恩,你好。

现在过得好吗?

恩,还好。

沉默了许久,易阳又发来一条信息:

都好几年没说过话,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恩,也是。是的,他和她,已经足足四年没有说过话了。

(二)

认识易阳的时候,是初中,那时候的他和她,都是青涩的少男少女。记得那时候大家为了中考的体育,会结伴在周末一起到江边跑步。而那一次,宋禾刚刚好遇见了易阳,还有和他一起跑步的朋友。之后,他和她便开始约好一起跑步。

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便渐渐熟悉起来,自然话也多了。宋禾觉得易阳是一个很活泼的人,起码比她活泼。宋禾一直觉得,易阳一定是她上辈子的哥哥,因为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好到让她觉得,易阳真的是她的哥哥。

那时候,易阳会拉着她穿过大街小巷,买好吃的东西给她;会在下雨天的时候拿出伞撑着她回家,走的时候左边湿了一大半;会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带她去操场一圈一圈地跑着,之后笑着看着倒在地上泪和汗交加的她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会偶然在她的桌子上放下一本书,并大大咧咧地说:女孩子就该看多点书

那时候宋禾不止一次地叫着他哥哥,而易阳总是很惊讶地说着:

不要这样叫。

你好像我的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很多时候,易阳总是被宋禾弄得无言以对,一幅投降的样子看着她。而宋禾总认为,他是不好意思认她这个妹妹。

宋禾原本以为,她和他,会一直这样开开心心下去,但是现实并没有实现她这个微小的愿望。还记得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但是街道上依旧有很多人,而且还热闹,因为那天是平安夜。

那晚易阳和宋禾说:

出来吧,我有东西要给你。

好啊。

那时候为了中考,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了。

还记得,那晚的易阳和平常有点不同,但是哪里不同,宋禾也说不清楚。宋禾接过他给的礼物,很高兴,不是因为平安夜,而是因为他对她的好,就像哥哥对妹妹一样。而之后宋禾才明白,他对她的好,不是因为哥哥对妹妹的好,而是因为他喜欢着她。

那晚宋禾一边吃着他送的巧克力,一边看着他写给她的信。看到最后,宋禾已经尝不出嘴里的巧克力是甜蜜还是苦涩了,因为易阳说着他喜欢着她,而且已经喜欢了很久了。

宋禾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懵了。那晚她失眠了,不断地拿起画笔不断地画着画,因为她总有个习惯,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画画。等到她放下画笔,才发现自己画了一幅几米《星空》里面的一幅画:那两个出走的男孩和女孩站在一片美丽的地方前。之后宋禾便把它送给了他,为什么要送,宋禾也说不清楚,也许是不好拒绝,因为她对他,从来都只有哥哥的感情。但这无疑是一个最错误的做法,因为这一举动,就如一块石头一样,把他们之间的友谊彻底打碎了。

你喜欢过我吗?

没有。

对不起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你已经伤害了。

我知道苏轩里一直喜欢你,也许他比我更适合你。

什么!苏轩里是他的好朋友,而宋禾也一直不知道他也喜欢着自己。

所以去找他吧,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朋友也没有得做了吗?

没有了

就从那一刻开始,他和她,就真的再没有联系了。宋禾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珍贵的友谊说不要就可以不要了,而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一个人。

后来,听着朋友说起,易阳有了女朋友。那一刻宋禾心里的滋味更不是滋味。曾经她是多么内疚,因为是她处理得不好而伤害了他,甚至失去了这样一个朋友。可现在看来是那么好笑,也许在易阳心里面,她只是他喜欢的一个人,而并不是一个朋友。也就那样,宋禾再也不想听到有关他的消息了,尽管她曾经是那么珍惜他。

(三)

再见易阳的时候,正是夏末。都说时间是神奇的药水,既可绿芭蕉,亦可红樱桃。站在宋禾面前的易阳,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取而代之的,是器宇轩昂。

你变了许多。

你也变了许多。

是吗?宋禾笑笑问道。

是。

宋禾和易阳的再次见面,仿佛约好似的,谁也没有提起当年的懵懂之事。也许觉得,年少有太多不懂了,不能说是过错,只是那时太年轻,还学不会珍惜和理解。

之后,宋禾和易阳又开始联系了,各自说起自己的大学生活,分享着彼此的生活之事。后来,易阳提出了要带宋禾去他的学校玩,因为他读的是民航,可以带她去看看真正的飞机。

宋禾答应了,因为她真的想看看飞机是怎样的样子,也想看看,他生活的学校是怎样的。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宋禾下了车,来到他的学校。易阳一早在那里等着她,宋禾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汗流满脸。

等了很久了吗?

不是,刚到。

宋禾笑笑地递给他纸巾。

那天宋禾很开心,就像四年前一样,跟着他,到处去玩。有那么一瞬间,宋禾觉得,易阳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而他们之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易阳依旧是那个她喜欢的哥哥。

后来,宋禾越来越经常去他的学校找他玩,渐渐也和易阳的朋友熟悉了。每当宋禾去找他的时候,那帮朋友就会打趣地说:

易阳小子,你家妹妹来了。因为每当别人问起宋禾是他的谁,他总会说:我妹妹。而宋禾对此亦不解释什么,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认为宋禾是易阳的妹妹了。

很多时候宋禾想,这样也不错的,至少现在她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着他对她的好。但直到有一天,宋禾不再这样想了。

那天,易阳牵着一位女生走到她的面前,说着:

宋禾,这是我的女朋友。

那是易阳第一次这么连名带姓地叫着她,以往他都是叫她的小名小禾。

宋禾忘记了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了,只记得那位女生叫小景,她甜甜地对着她说:

你就是易阳的妹妹宋禾了吧?果然很可爱。

(四)

自从易阳交了女朋友后,宋禾就很少去他的学校找他了。有一次易阳打来电话问着,还说他那帮兄弟可想她这个宋妹妹了。

宋禾尴尬地笑笑,说着学校需要搞活动,比较忙,推说着说迟些就会去了。易阳又关心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宋禾对着电话那头送来的忙音,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失落。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易阳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找过她,而她,也没有去找他。很多次,宋禾拿起电话,很想拔下那个烂在心里的号码,但是始终没有一次成功,因为她总是想到他身边那个叫小景的女生。那段时间,他和她又仿佛回到了那段彼此消失的四年里,没有联系过。

后来,宋禾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易阳乐队里的队友,叫瓶子。瓶子第一句话就说:

宋妹妹,找你可把我们都找苦了!你知道易阳那小子有多着急吗?

原来宋禾之前换了部手机,而那部手机只可以插一个电话卡,所以她把学校的号码插上了,而忘记告诉易阳了,因为那段时间宋禾的确很低落。宋禾突然就笑了,因为听见易阳这么着急自己。

不说那么多,这个周末过来吧,我们的乐队要比赛了,这段时间我们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去练习的,你来易阳那小子肯定会高兴坏的!

恩,我会来的。

那就好,如果不是因为要练习,易阳一早就把你翻出来了。

宋禾笑笑,挂了电话。心里乐滋滋的。

那天宋禾因为一些事情,还是迟到了。宋禾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他们的乐队上去了。宋禾找了个位置,看着即将登场的他们,重要的是他,那个又一次很久没见的人,心里突然很激动。

他们的乐队叫Closer,是取自Travis乐队的一首歌名,他们都非常爱这个苏格兰摇滚乐队。宋禾在下面看着他们,易阳在乐队里面是吉他手,她看着他似乎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心里突然有点甜甜的。

一首歌完毕,全场都High翻了,无需置疑,他们的乐队征服了所有人。宋禾想起,周末无聊的时候会过去看着易阳他们的乐队练歌,那时候宋禾就说着:你们的乐队太棒了!如果你们参加比赛不拿第一名,那真是评委瞎了眼!

果然,他们拿了冠军。那一刻宋禾真的高兴坏了,她走到前台,碰到了瓶子,还有另一名队友大吉,他们激动地抱了抱她。瓶子正想告诉易阳她来的时候,被宋禾阻止了,因为她想给他一个惊喜,而瓶子也意会到了点点头。

正当宋禾走前去,有一个身影比她还快冲了上去。宋禾看着那个身影抱着易阳,之后吻着他,之后她就这样看着他们在她眼前相拥着热吻着。这时候人群起哄着,而宋禾却感到心里被灌了硫酸,血肉被腐蚀着,难受得不能说话。

突然,易阳看见了她,慌忙地推开了小景。宋禾看着他,心里突然感到很委屈,她红着眼睛急忙地转身逃跑了。那一刻,宋禾是从来没有过的委屈,她觉得,她是那只被人笑话的猴子,因为由始到终,她都不是他的谁,有的,只是妹妹。

易阳看着宋禾就这样从眼前消失了,他急忙想去追上她,可是小景却拉着他死死不放手,眼里面也全是痛恨。易阳低低吼叫了一声:

放手!

小景依旧不放,还加重了力度。这时易阳不顾她的反对大力地推开了她,小景被推倒在地上,手也被划破了皮。

小景像一只受伤了孔雀一样被众人看着,心里满是委屈和火气,站起抬手就狠狠地给了易阳一巴:

我就知道,她不是你妹妹这样简单!

(五)

宋禾跑开的时候,瓶子追了出来,在公园旁边,瓶子终于追上了宋禾,搂着她:哭吧,哭出来会舒服点。

宋禾不知道哭了多久,不知道说了多少关于易阳的话,而瓶子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偶然也会插上几句话,待宋禾安静下来了,

承认吧,小禾,你喜欢易阳。

宋禾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名愣了,可是想想,也只有这个解释才可以说明白为什么她会这样痛苦。可她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她不知道。

真的吗?宋禾迷茫地看着瓶子。

而瓶子只是看着她,不出声,突然,他吻了她,毫无征兆地吻了宋禾。还没有等宋禾反应过来,早已经有人拉开了瓶子。

易阳拉开瓶子的那一刻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打了瓶子,瓶子嘴角被打出了血,摔在了地上。而易阳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打了几拳,嘴里还骂着混蛋!

宋禾被突来的一幕混乱了,今晚她真的受够了,大叫了一声。

易阳听到叫声停下了,恢复了理智。走过去抱着宋禾,而宋禾却不愿意被他抱着,随后易阳想带她走,可是她真的很混乱,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你难道想跟他走吗?

宋禾愣愣地看着易阳。

不是现在就马上跟我走!

易阳!你个混蛋!你算什么东西!你明明爱小禾,却偏偏这么折磨她!突然,瓶子大吼着,那语气似乎要灭了易阳。

易阳听见了也是愣了下,可是他不理会他,只是走过去把宋禾带走。宋禾被他牵着,一直牵着走着,现在的她,仿佛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首,她感觉她的脑快要炸开了。

宋禾又开始哭了,她看着眼前的他,很想问一句,那是真的吗?他真的爱她吗?

对不起。

突然,易阳转身抱着她,仿佛要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抱着她。

为什么要再出现我的生命里?

为什么要来找我?

为什么要告诉我?

易阳,我们不要再见了

永远不要再见。

(六)

宋禾醒来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睡一个下午觉了。突然,手机嗡嗡作响,宋禾接了电话。

小禾,我是大吉。

恩。

他回来了,易阳回来了。

他在找你。

沉默了许久,大吉似乎是鼓起所有勇气说的:

需要我把你的号码给他吗?

不需要了。过了许久,宋禾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

易阳,这个名字,已经有多久没有被提起了?自从那晚和易阳闹翻后,他们就很少再联系了。最后一次见他,是两年前。那晚易阳站在她的宿舍楼下等着她,告诉她:我要出国实习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而原来,时间晃得这么快,他一走,就晃走了两年时间。

挂了电话后,宋禾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记忆不争气地涌入她的脑海里面,眼泪就滚滚落下了。

突然,门被敲响了。宋禾擦擦眼泪,喊了声:来了。

你好。

打开门,熟悉的声音又一次进入宋禾的耳里。宋禾看着门口的易阳,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真的不打算让我找到你了吗?

突然,易阳把宋禾拥入怀抱,一如那晚,那么用力。

对不起。

我知道是我懦弱。

我知道我让你难受了。

我再也不要让你离开我了。

宋禾静静地在他的怀抱里听着,呆呆地听着。

不是说好不要再见了吗?

可我没有答应。

原谅我,迟到了这么多年。

那一刻,宋禾的眼角落泪了。

叶言之

精选阅读

迟到之旅


暑假,炎热的七月,与家人一起去了一趟山东。旅程是这样安排的,先坐火车到大连,再坐轮船去烟台,然后坐客车去莱州,最后,由大姨家二哥开出租车接我们去西邮镇,龙泉村。

西邮镇,龙泉村,从我儿时就已烂熟于心的地址,到今天踩在它的土地上,已经整整走了三十年了。

儿时,我总在姥爷屋里的小书柜中看到过一叠叠来自山东的信,信封多数是白色的,样式却不尽相同。每封信的中央都写着非常好看的行书:父亲大人亲启的字样。这些信都被姥爷和姥姥珍藏着,我那时并不知道这些信件对老人来说,是一种家乡的气息,思乡的情怀。

尽管姥爷不是余光中,写不出乡愁这样感人的诗,但是我从他的眼睛里,总能读出那归乡的渴望。八十多岁的姥爷,十四岁时与兄弟们出来闯关东。最远到过海参崴,做过账房先生,也下过井,背过煤,吃了不少苦,直到去世时,他的背是弯的,像个问号。

姥爷八十六岁寿终正寝的,没遭什么罪,但是他确实带着满心的遗憾走的。他曾在八十岁时提出过要回山东老家看看,他还有个大女儿留在山东,而大女婿居然与他从未见过面。很可惜,由于他年岁太高,家里太穷,我的父母要工作和照顾幼小的我们而没有成行。造成了终身无以弥补的遗憾。而几年以后姥姥去世时,也有一个眼睛没有闭上,那一定是对山东老家的惦念和对女儿一家的惦记。

而这也是促成我山东之行的原因,去看一看我那27年未见得大姨,去看一看姥爷姥姥弥留之际仍惦记的老家。

从大连坐船到烟台要六个小时左右,儿子从未见过这么大一艘渡轮,我们都很兴奋,加班上空海鸥盘旋,客轮在渤海中心划出四五十米左右的航道,渐行渐远,离我心中向往已久之地却越来越近。到了烟台却上了一个小小的当,五分钟的路程却被出租车司机宰了三十元。我们正后悔没有同司机再多砍砍价的时候,却发现我们花大价钱打的车正好准时把我们送上了去莱州的客车,要是再晚两分钟,恐怕就要多等两个小时了。真是成也萧何败萧何。人生就是这样,关闭了一扇门的同时却开了一扇窗给你,所以尽可能的保持平和的心态。

到莱州后,是永斌二哥接的我们。莱州给人的印象干净、繁华。听母亲说早在七八十年代莱州就是国家级卫生城市了。二哥开着车进了一条土道的小村庄,告诉我这就是后邓村,并在一处房子前停了下来,说:这个房子的后面就是当年的姥爷姥姥家。人的感情是多么的奇妙啊,眼前这个陌生的小平房竟能让我泪眼婆娑,心生感慨。想象着,姥姥就是一路坐着花轿来到了这里,她是怎样每天迈着三寸小脚来到小河边跳水的?她是怎样在这里伺候公婆,养育孩子,照顾一大家人的?时间仿佛在瞬间静止,随着我的思绪飘回了百年之前。

二哥发动了车子,将我们带到了大姨家。一扇大黑门,高高的门槛,小院里,一位坐在马扎儿上摇着蒲扇的老人,旁边趴着一条看上去老实胆小的小黑狗。

大姨!我快步走上前去抱住了老人家,大姨爽快的笑着,说着我听不懂却感觉很亲切的山东话。

上一次见面我才是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大姨还是满头黑发,腰板笔直,而今天我面前的这位八十五岁的老人已是满头银丝,步履蹒跚了。哥哥嫂子,姐姐姐夫们都很热情,虽然这不是吃海鲜的季节,但他们仍从集市上淘来了虾爬子,小蟹子,各种贝类等,吃的我们大快朵颐。

大姨一家都是苦日子熬出来的,六个儿女都是老两口做猪头肉,卖猪头肉养大成人的。每天凌晨三点起床,拔猪毛,烀猪头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声声叫卖中,孩子们都结婚成家了,大姨夫也积劳成疾,不治而终了。姥爷一生没有见过大女婿,我也终生无缘见大姨夫,这是我们一生的遗憾。

大姨始终不改艰苦朴素的作风,餐桌上,抢着吃几天前的饽饽,破烂不堪的抹布也舍不得扔,及其节约用水,嘴里总是不停的念叨:东西别糟践了(别浪费)。

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多年前,大姨来我家看望姥姥,拎来的大花生,成袋的墨斗鱼、鱿鱼,都是从口中省出来孝顺母亲的。我的哥哥姐姐们也都十分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二嫂继承了大姨夫的手艺,每天凌晨三点起床做猪头肉,早上八点推车出去叫卖,晚上八点回家睡觉。

日复一日从没休息过。大姐大姐夫已年过六十,还在种着十五亩地,早上四点中去地里浇水,晚上六点还没回来吃饭。我对他们说,这样的生活太累了。他们只是笑着说:习惯了,一句对生活的怨言也没有。简单的活着,乐观的心态,让他们的身体疲惫,面庞却年轻。

我喜欢山东人,直爽却不粗俗,勤俭却不吝啬,热情好客绝不虚情假意。虽然我从小生活在东北,但我知道我的身体里也流淌着祖辈的血,而祖辈都是朴实善良的山东人。

短短的几天行程即将结束,车子缓缓地发动,车窗外,大姨被嫂子搀扶了出来。说好了,不让老人送,怕伤感,怕流泪,因为谁都明白,这一别也许就是一生,这一别也许就是永恒,这一别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了。我知道,大姨脸上那两行纵横的老泪,将会随着我漂洋过海,直达记忆的最深处。

车渐行渐远,别了!老屋、老树、老人,还有那条陪伴老人,走过寂寞岁月的老狗!

光年中的温馨


在流年里,回忆与你的那一场场心灵相通的聚会,与你走在一起,携手而行,是光年中的温馨。

题记

(一)

丽春三月,烟雾蒙蒙。现在,风里仍携带着冷冷的空气,猛烈来袭。执笔的手感到一丝丝凉意。咋暖还寒,吸入的空气也带着些许的冰凉,直透心里。但是,在江南,春意盎然,绿色是环境的主色调,点缀着生机勃勃的小城。

那天,和谐的相处再一次铺展。好多年了,你我始终彼此惦记,常有电话、信息相互联系。每一条信息,都有我们的一份关心,也有我们的一份温暖的问候,都有我们的一份贴心。我时刻记着,我有一个在远方的朋友,我有一个栖息在心里的知己,我有一份难得的友情。我们谈着别后的经历,彼此的进步。相互的了解更让我们彼此紧紧挨在一起,相互的交流也让我们重温往日的亲近。你的豪爽不减当年,你的热情依然如火,你的自信依然那么的熟悉。

与你在一起,自然的表情,宁静的心境,暖心的相处,我细细沉思,我们的那份友情如不受污染的空气,透明而新鲜,不带污浊,不带尘埃,纯洁而恬淡,真诚而朴素,而且,永远恒久。我们的情分绵绵似水,长流不止,行走在情的河流里。

(二)

夜里的灯光,是明亮的,也是柔和的。我想起与你相处的时光。你用热情待我,用和善增长我们的友谊。每一次,我乘车到你那里的小城拜访你,你总是以灿烂的笑容相迎,用热切的语言与我相谈。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你用那辆纯朴的摩托车接我,把我带到你的居住之所。然后,在茶的清香里,一起交谈,享受一份默契。在热气腾腾的饭菜里,我感受到了如家的感觉。在你不造作的亲切里,体验着那一份慰藉与安好。

弥漫在小城里的空气,仍然新鲜,仍然舒适。它满足人们在不经意中的需要,自然而然地享受大自然的赠予。而我们,由于熟悉,由于相知,也在不经意间感受惬意与放松。我在你的言谈举止中,感受到你的为人的洒脱。与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中,友情的芳香四溢。

你虚怀若谷,心胸像空气那么的宽广。在心灵的空间中,到处都有你的痕迹。它滞留在我的心中。如若你是空气,我便是你包围的一部分地球。它包含多姿多彩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我在你的角落里,在友情的无疆中,也滋养过生命,也给过人们的需要。在友情天地里,我愿为你生活的部分。我们密不可分,心中的那一份相通,将一直长存。

(三)

回忆又深了几许。你的执着的求学生涯,我感到了你的不易,感到了你的强大的力量,从中专到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更让你的色彩鲜明。我倍加欣赏你,从心底由衷地佩服你。你对我的谦逊和恳切,我的喜悦从心里冒出。

在这里,我用最能表情达意的文字叙说着你我的知心好友。由于时间的流逝,由于距离的长远,也由于生活中的奔波,我们的脚步也都匆匆而走,我们也在不断探索中追求,我们也在为自己的家庭拼搏,想过上更舒心的日子。岁月中有你陪伴的回忆,我们的友情在我的文字里挥洒,有你的足迹,深深浅浅地留下了一行行的印记。

心中,依然有你的熟悉的影子;笔下,仍然有你的岁月年华。你,依然把一份牵挂放在我这里。我在遥遥祝福你,我在默默盼你平安。人生拥有这样的一份情,便是我的满足。每一个季节,每一个光年,我在你的心灵深处,你就在我回忆的眼前。在流年中,回忆与你的那一场场心灵的聚会,与你在一起,携手而行,是光年中的温馨。

迟到的记念


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郭老师病逝的消息。

这消息无疑一个沉雷,震得我好不惊诧。

其实,一切人的生与死,本是极平常极平常的事情。何况我的这位老师又是五十多岁的多病之身呢?然而噩耗入耳,我的心还是紧紧一缩。尽管距离他的去世已有三个多月了。

记得今年初,或是去年冬末吧,我在总校大门外见了他的。枯瘦而微黄的脸庞,一身缀着补丁的衣服,青条绒面布鞋竟也打了掌子。眼睛亮亮的。见了我,显出很高兴的样子。互相问候完毕,便说了几句有关工作地点之类的话。完后,我邀他到家里坐坐。他说改日有机会再说。于是,就分别,临走他竟定定地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终于没有开口。直到我走进校院,回头见时,他竟还站在那里,扶着自行车把。想不到,那竟是我们师生的永别!

郭老师,您到底想说什么呢?您早已踯躅在黄泉路上,料定再不会听到学生的呼唤了吧!

说起来我与郭老师并没有深交,普通的师生关系而已。我在四家子联中读书时,他也正在那儿任教,担任语文课。动乱年代,无处不喧嚣热闹,断壁残垣。哪有什么安宁所在?我的学习就可想而知了。当时很遭了几个任课老师的白眼。唯有语文,我最爱学。郭老师有轻微的口吃,读起课文来免不了疙疙瘩瘩的。背后听学生对他颇有非议。按说功底是不错的。然而这位老师上课之认真,讲课之郑重,又不能不令人感动。过了些日子,听习惯了,又觉得他的课很耐听,别有一番滋味。于是,大家又佩服、又点头。我的作文得到他的赞许,有好几次。从此我迷上了语文。以至现在当上个半瓶子语文教师,不能不感谢这位老师的栽培。

可惜,我们只听了郭老师半年课,我就被分到另一个班去了。想不到他给我留下的竟是永不磨灭的印象。后来,我求学辗转,,他也已调动工作,我们竟极少见面了。行色匆匆,偶尔路上邂逅,几句平常话而已。想说几句感激的话,竟不得机会。其实也无法开口。

如今,即使有满腹衷言,也无法对长眠于地下的老师说了。郭老师,你可晓得学生的心声?

郭老师的一生,实在是太平淡了。漠漠的生活,漠漠地工作,以至漠漠地死去。我做为一个学生,一个平凡的学生,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没有在老师的棺木前燃一张纸,送一幅花圈在他的坟头。老师啊,我知道您不会怪罪我的,而学生的心又怎能平静呢?学生之于老师,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据说郭老师病死在朝阳医院里。他是国家干部,本来应该享用国家给予的殡葬费的。但他的两个儿子很孝顺,不肯火葬,连夜雇车把尸体拉回了家。车主连连涨价,很费了一番周折的。结果连师娘和末成年的一对儿女的生活补助也失去了。身后自是十分凄惨的了。

听郭老师亲友说,他生前竟连一双皮鞋都没穿过。身为国家干部,竟是一幅庄稼人打扮。这倒不仅仅是这个人固守本色,大略也是经济紧张的缘故。一家七、八口人,又屡遭天灾病业,不到五十岁,头发竟白了大半。劳郁成疾,寿数自然是减损了的。哀哉悲哉!

仲夏之夜,寂静而凉爽。我坐在桌前,沉思百感。窗外,是漆黑漆黑的一片,一切都隐藏在暗夜里。偶尔有几只小虫,撞在玻璃上,叮咚作响。此外便是静穆。向远望去,依稀几点星光闪烁,于空旷的天穹之下。于是,我便想。

老师已不能对我说什么了。这我知道。而我还能对老师说些什么呢?百日已经过去,坟头该已是草色青青了。青山西北环抱,绿水东南绕流。老师地下有知,该不会太寂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