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一生网

欢迎来到情感一生网
你的位置: 情感网 > 情感美文 > 导航 > 记忆或碎片

记忆或碎片

发表时间:2020-09-10

【www.qg13.com - 心灵情感美文或美句】

总是会有很多的文章去描述情感,而每个人对情感的看法的都是不一样的,到底有哪些优质的情感美文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记忆或碎片,欢迎阅读与收藏。

五月结束,年生终是告了一个段落。

从2010年的5月到2011年的5月,这十二个月份,好像过得特别的漫长,又好像一如瞬间般的短。

打开这一年里所写下的文字,有长有短,心情此起彼伏。那些关于生活的点点滴滴,那些暗自滋长的无助和茫然,那些用心感受的岁月,用情至深的年华,已然开始渐行渐远。停在心尖的惆怅,也终是没能开成五月的莲。我的梦,依然停在昨天,在江南的水巷徘徊。

翻开年生,所有的日子即刻鲜活在眼前,生动如初。开心的,忧伤的。没有言说,却藏匿在心灵深处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秘密,终是没能喊出今生的举案齐眉。山寒水瘦、冷暖自知的日子,自己是自己的影子,我只能借助习惯,用左手接过右手的伤悲。

其实,一直一直,我都不是薄凉的女子。虽然,文字里常常会有忧伤的影子,但我知道,我坚定不移的信念,是温情满满,花开成海。不管曾经经历过什么,现在正在遭遇着什么,不会放弃的,是对未来的痴迷和执着。心中,始终相信美好的存在。

尽管,我不知道,永远有多远,我也不知道,未来有多长。我只知,所有的苦乐年华,我会用心去弹唱。不去管,它能否成歌,成诗。成散文,还是箴言。

也不管,他是否会打马归来,陪我种花,填词。

当岁月开始长满皱纹,不知不觉,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我无从知道,我是不是还能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任由自己去韵一截红尘繁华。青春,这本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让我一筹莫展。

曾经,想用一年的时间让自己学会成长,学会坚强,学会勇敢。抛下那些曾纠缠了几百个日子的执恋,舍去那些曾困在胡同深处的幽暗情殇。

然,我终是辜负了大好春光。寂寞如水的年华,拾起的一地碎想和忆念,打不开往事的闸。

去的终是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在这去来的中间,我惟一庆幸的,就是自己还有如何应对的自由。那些遗失的美好。那些魂牵梦萦的相思意。那些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的愁肠百结。不曾改变的,已经走远的,再也回不来的,都曾在心月湖上被激起过一圈一圈或大或小的波澜。都曾在某个时刻,因为某人,某事,或是某物,真切的感动过。

也曾想,要用今生余下的年华,去饱尝生活的辛酸。把点点滴滴的苦乐,写成华美的音符。把曾走过的风生水起,诠释成密密麻麻的文字。把那些唯有自己懂得,或是有共同愿景的朋友都会懂得的密码隐匿其中,一起发现,一起找寻。把那些来不及实现的梦想或是遗失的美好,一起装进青春的行囊,放进未来的时光机里面。在很多年以后,不管是否会再想起,或是再也想不起,我想,我都不会觉得忧伤或是悲戚。

人生中,总有一些东西,会随着岁月流逝,再也无从记起。总有一些东西,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四季如何轮回,都不会忘记。

一如年生,结束的,只是过去的十二个月份的心情,继续的,仍然在继续着。日子重复着每年的春夏秋冬,寒来暑往。生活依然循着往日的轨迹,一左一右,原地停留。或是迎着春光,一路向前。

遗憾的是,温情五月,终究没能花开成海。

那些浅浅的遗憾,随着晓风微雨,开始变得云淡支离。这个迟迟没能画上的句点,早该结束了。

这如梦。如幻的一年,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相关推荐

记忆的碎片…


我是个喜欢呓语的孩子,我是个害怕寂寞却享受孤独的孩子,我喜欢于夜深时,与自己对话,说自己脆弱,说自己坚定,说自己太多太多别人或许不了解的事实,那些呓语,那些碎片,那些记忆呵

【让我们起航】

一直以来,我都挺任性的,我过高过严的要求,是不是也一度让你感觉很累?可是你仍然一如既往地选择了隐忍,我想知道,是不是你也曾想过放弃?

爱,是两个人的事,是不是就代表了我们可以无畏前行。可是为什么,我常常徘徊,常常犹豫,常常矛盾,常常害怕,是不是因为过去在我心里投下了太深的阴影,让我变得不那么相信爱情?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人活着,有的时候浑浑噩噩,有的时候七彩缤纷,有的时候满目疮痍,有的时候凄婉感人,有的时候糊涂朦胧,有的时候清清楚楚。

人的一生,相对于亘古的宇宙,犹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突然而已。人生短短几十年,只是岁月长河中一簇短暂的浪花,这束浪花,可能被我们舞得格外出彩,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也可能格外平庸,不经意间就这样被历史悄然覆盖。

树欲静而风不止,平静的心,悄然泛起一丝波澜,透过阳光穿过树叶的空隙,我仿佛看见,远处,那一场从一而终的依恋,被你我演绎得如痴如醉。人生苦短,何不告别过去,告别彷徨,我们起航,好么?

【请放心,我很好】

许多年来,父亲眉间的叹息,母亲深锁的担忧,总是在我的梦里,纠缠、萦绕,久久地,推却不去。这许许多多的担忧,缘于我的年轻与任性,我的张扬与固执。年少时,总是那么一意孤行,做事不计后果,故而,造成了许多的遗憾且无法回首。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是六年前那个年少无知的少女,经过岁月无情的洗礼,我已经由一个少不更事的少女,成为一名母亲,关于我的一切,尽了然于胸。

有的时候,我仍然很天真,天真的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好人,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个完美的结局。我知道,这样天真的我总是让爱我的人为我担心,担心我上当受骗,可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并且我有足够的能力去分辨事与非,对与错。

我曾经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东西,也忽略了许多旖旎的风景,我疲于奔命,疲惫不堪,我没来得及欣赏世间绚丽多姿的风景,就走到人生的一个风水岭。但是,现在,我已经从过去那种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我已经学会了面对现实,并且,我不再怨天尤人,不再自欺欺人,不再妄自菲薄。

所以,请相信,我会好好地。用一种崭新的姿态去走好以后的人生路,哪怕并不很完美或幸福,但是,一定无怨无悔。

【没人能够拯救你的幸福】

你说,你不快乐,那是你的初恋,唯一的爱恋,我了解的!只是,我的宽慰仅是宽慰,没有一丝实际的意义,如何走出心灵的底谷,仍需靠自己去努力。

你说,你现在很无助,你需要一个人陪伴,我愿意的,我不开心不快乐的时候,也是这样,需要一个人陪我,陪我看日出日落,陪我一醉方休,陪我不醉不归。

你说,你原本以为会是永恒的,却在失去时发现,永恒只是一种美好的臆想!我知道的,我们都将美好的愿望寄予现实,却总是发现现实偶尔地残酷无情,一下子,竟会粉碎我们所有的梦幻。

你说,你很想哭,哭的时候没人知道,其实你错了,知已是那种具有心灵感应的朋友,你的不快乐,会让你的家人朋友跟着你阴郁的心情而沉沦,你又怎能看着别人也不快乐呢?

你说,未来的路要自己一人走,那路如此漫长如此崎岖如此坎坷,你不知道如何走下去,我了解的!一个人的日子总是那么寂寞无助、孤独心烦,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放手,让曾经所有的喜怒哀乐随风而逝,一切,终将云淡风清。

每个人都有不快乐的时候,那么多的不快乐,却也成就了生命的意义,没有一朵花,能够永远不凋零;没有一首歌,永远不过时;没有一句话,永远熟记于心;没有一个人,能够相伴终老。纵使没有,我们还是要一如既往地生活,并且,要活得更精彩更美丽。

没人能够拯救你的幸福,唯有自己。所以,笑一笑吧,阳光会毫无吝啬地照耀你阴晦的心田。

窗外,早已草长柳绿。走出来吧,走出那个囚禁心灵的堡垒,走向外面精彩的世界!

【潮涨潮落,看尽繁华似锦】

生活如同一个万花筒,我从中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生活亦似潮水,潮涨潮落,只有自己知道,那些涨落更替之间,我们收获了什么,或者失去了什么。

华丽丽地牵手,站定,凝望,仿佛世间所有的浪漫与美好,都在那脉脉含情的对视间,一览无余,男人看女人呵气如兰,连声嗔骂都是可爱的;女人看男人伟岸如山,连抽烟的动作都如此潇洒,这便是初恋时的甜蜜。

人无完人,每个人身上,都多少带着与生俱来的缺点,就像一张洁净无比的白纸上,总染有那么几点瑕疵,才显得更为真实。请容许我们在同一个空间,释放自己的缺点与恶习,这便是共处时的释放。

生活总不像想象那么完美与幸福,我们总会遇上各种琐事,挑战我们的容忍期限,与我们的淡定对抗,如若无法忍受,便会有了快乐之外的痛苦与纠结。

有的时候,我们对生活抱了太多美好的期望,便让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对生活下了一个定义,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美好而恬静的,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善良而宽容的,殊不知,不是所有的事务都如想象中美好,生活中也有险象环生,也有欺上瞒下,也有勾心斗角。

而在这些不美好发生时,如何保持一颗淡定、从容的心,便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一直是个真性情的女子,个性耿直、洒脱、直爽,从小像个男孩儿,所以,对于让我不快乐的事情,我会发泄,以自己的方式减压,但是,我却从不记恨,我喜欢每个人都简简单单,爱即深爱,不爱即离。

也许,某天,我一如既往,做最真实的自己,爱哭、爱笑,偶尔地小调皮,却不伤大雅;偶尔地小聪明,却尤显可贵。

也许,某天,在世事变迁中,我真正地做到从容与淡定、坦然与优雅,以一种美丽的方式,承袭所有的痛苦与幸福。

也许,也许,从今天起,也许,也许,就只是也许,因为未来从来未知。

潮涨潮落,看尽繁华似锦,我还是我! 

夏风里的记忆碎片


桂林五月的夏风,已略带几分妖娆,轻拂着这里的一花一草;枝叶摇曳在雁园的夏风里,沐浴着太阳的光辉。

每当我漫步在校道时总会遐想这一番情景,然后细细感受着这股格外温馨而舒坦的气息。这里宁静,那是因为夏风拂过亦不曾掠起丝毫喧闹的气息。于是,渐渐地,我开始陶醉于这片土地了。

一年前,我带着梦想的种子,渴望来到桂林这片沃土默默地耕耘,因为我憧憬这里的山山水水。最终如愿以偿了。当第一次走进大学的教室时,我意识到那是第一次班级的师生见面会。

当时和我一行的还有舍友,谨慎地找个位置坐下后,一字排开的是同一个宿舍的舍友,这个是显而易见的。我开始环顾着周围的新面孔,似乎要去获取一份好奇心的满足。

班导的讲话和同鞋的介绍过后,简单的师生见面结束。散会时,我深信今后的大学生涯会留下彼此的倩影的,我是这样憧憬着。于是,大学的序幕就以这样的方式拉开了

还记得去年的金秋时节,虽然时维九月(当时农历八月),可是炙热的烈日几乎陪伴了整个军训期。军训期间,除了肤色稍微黝黑了些,没有带来太多的变化。曾听说大学的军训严格,正规,高质量,我的军训却恰恰少了这些,甚是可惜!

不过中秋佳节的到来,弥补了这个苦涩的军训。童鞋一起度过了中秋的那个夜晚,地点是咱们男生的一个宿舍。聚会虽简单,却丝毫不影响中秋佳节的喜庆气氛,也藏不住童鞋的恋家之绪。

陌生的面孔也渐渐地熟悉起来,欢声笑语过后又是各自散去,这是我脑海中熟悉的情景。或许各位还没有睡意,正抬头望着一轮圆月,盼着,思念着远方的亲人。这一次的简单聚会,值得我去细细回味和珍惜!

生活的碎片不断,或苦涩,或甘甜;或喧闹,或宁静。我无法一片一片地拾起所有的记忆碎片。在我的记忆碎片中,往往印记更多的属于自己的记忆。

仍清晰地记得,当时怀着几分热情想去参加某某社团,借此来满足一下新鲜感,顺便充实一下生活,结果却事与愿违。如今细想,得失自在,我仍可以在琐屑的生活中,寻找一份美好的记忆。

有时充斥在物欲中太久了,我便出去走走,感受桂林孤峰的俊秀,水的清秀,;或三五人到球场,释放能量;或独自一人,在校园的某个角落、某个位置也能享受一份宁静。或许,虽然有时会感叹日子单调而乏味,其实不过是我生活的一面而已,人之常情,一笑而过,亦无须太计较。

前不久却仍是骤雨肆意的日子,今天却艳阳高照,只能说桂林的天气多变,就像少女的心,有时娇柔而任性,有时急促而张扬,有时却让人琢磨不透。五月中旬将至未至时,恰巧是周末,于是三五个人相约旅专的几名朋友,前往西市区的联达。

初夏的一场滂沱大雨尽情地宣泄着对人间的不满情绪。积水漫过鞋面,这似乎在为难着路人与过客,而我们却享受这雨水的洗礼,似乎已经无所顾忌的了。

回到校门口时,已接近午夜。身,已湿透;雨,却越下越大风肆意的刮,雨依旧打在身上。那时已饿得难受,三人冒雨吃起宵夜来,那一刻,淡定地,任雨水打向我面。

回到寝室,才恢复到平静。洗去一天的疲惫,在雨声中不知不觉地入眠了!

任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浮现,仅需要我不定时的整理一下罢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无拘无束而自在自得

关于过年的记忆碎片


我从记忆里淘出的这些残片,大约都在三十年前了,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也是农村的黄金十年,短暂的复兴之后,漫长的衰落就开始了。自从十一二岁离开村子,到城里居住,我的年就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一点也想不起来。

小时侯的印象里,春节可不是大人的节日,它是为小孩子准备的。年三十的村子属于小孩儿的,没有大人来管我们,他们突然全不见了。

戴个火车头帽子,缀有红五星,蹬一双新做的棉鞋,在村子里晃荡着熬五更。那时候的鞭炮没现在响,温和,悠长,零星地从远处飘来,像老人打着绵长的带着尾音的喷嚏。家家户户门墩插上了红蜡烛,烘着门上贴的秦叔宝和尉迟敬德。门墩上的蜡烛,想拔哪根拔哪根,拿着放鞭炮,但没有拔根香头用着顺手。比蜡烛更老一点的,是用竹签裹上棉花,放进羊油里浸透,直接插到门墩上点着。

小孩儿兜里揣着新钞票,几十张1角的小票,在小卖部里昂首挺胸,腰包鼓鼓,店老板再也不敢随便赶我们走。我们只买些拉炮、摔炮,还有滴滴筋,二踢脚不敢买,有的小孩拿着放把手指头崩掉过。

买了鞭炮放在铁罐头盒下,看谁的炮能把盒子崩上房顶。有孬孩儿把炮插到街边的猪粪里,等大人路过,偷偷点着就窜。大人中了埋伏,新衣服遍体淋屎,怒吼着一直追到村外庄稼地,但追上也不会打一顿,大过年的谁好意思打小孩儿,再说也打不疼,个个像穿了棉花包。

最绝的主意,是把炮塞到猪的屁眼里,猪在圈里嚎一个除夕夜,往往招来妇女恶毒的咒骂:恁个驴吊日咧,恁个卖尻咧,恁生了孩子都没屁眼儿。和零落的鞭炮声一起飘在村子上空。

爷爷在十字街开了个饺子铺,兼卖烧鸡,三十晚上没人,曾有小孩往锅里放过鞭炮,想看能把锅盖顶多高。

爷爷派我和四叔看店,正百无聊赖,店里歪进来一个人,我们村的老光棍,叫二麻子,听大人说在城里当小偷,每年春节回村一次。这次在哪儿喝醉了酒,骂骂咧咧地进来,咣当摔到灶火前的草灰上,狗日驴操地骂了一阵,唤我和四叔过去,拿出一个5块的大票,要给压岁钱。

5块是个天文数字,我俩不敢要,他就大骂不止。二麻子在村里辈分高,从我骂到我爹,又骂到我爷爷。我和四叔恼了,低头一合计,反正他要硬给的,不要还骂我我俩的爹,不要还想揍我们,那就要吧。

我们先给二麻子磕个头,给他提前拜年,他就把钱塞我手里,脸上很高兴的样子,我俩也很高兴,就又多磕了一个,唱戏样儿喊着二麻子爷爷过年好啊,磕头又不花钱。

我们派二麻子看守饺子店,反正他已经呼呼大睡,没法不听命令,然后率领南街的小伙伴买空了供销社。满兜装着鞭炮,掏出一支问小伙伴:那你听我的不?听你咧!那还差不多,给你一个响的。

一般过年放鞭炮,过十五放焰火,主要是呲花、汽火跟地出溜,这几样我只知道叫法,我们那一带的人才懂。汽火是往天上飞的,不过我们喜欢让它贴着地面飞。有个十五晚上,我顺着十字街放了一支汽火,结果飞进一群小闺女群里,把其中一个小闺女的新年衣烧了个洞。她哭着把她娘拉出来,满大街找我赔衣服,我吓得面无人色,四处躲藏,那个十五没过好。

初一得起五更,天不亮先起来放挂鞭,把饺子下锅里,门外的老天爷烧点两根蜡,锅台上的老灶爷也点两根,把院门打开,门墩上再续两根蜡烛。这些准备就绪,大人把出锅的饺子盛一碗,放在家谱前面,上面放双筷子,放两大块红烧肉,然后开始愿语愿语,也就是祷告祷告,邀请住村头坟地里的先辈的魂儿回家。我们在旁边跟着学:老爷爷,老奶奶,过年了,回家来吧,跟俺一块吃点饺子,院门都开着,别忘了回家的路。

我们屋里供着家谱,其实大块白布,李家逝去的先人都写在上边,挂在堂屋墙上。大人在家谱前放上糖和梨膏(也就是蔗糖)。天还没亮,看树和人都是黑影,这时院外响起脚步声,几十个人走进来,进门先给家谱磕头,再一侧身,给守着家谱的老人磕头,老人就站起来做搀扶状,说别磕了。磕头的人顺势起来,老人给大人递烟,给小孩拿糖。我就加入这个队伍,去下一个家谱磕头。

天色蒙蒙亮,街上很安静,没人放鞭炮,说话的也少,能听见噗噗踏踏的脚步声。在街上碰见老人,这个队伍乱哄哄地跪下,给老人磕个头,老人照例说到家喝口水吧,不了不了,还得磕几家。村里哪个屋子有家谱都有数,走过一遍天明了,大人耳朵上夹满了烟卷,小孩四个兜里都是糖果。队伍里从来没有女的。

中午家家吃饺子,但饺子出锅以后不能吃,得先送饺子。大人一碗碗盛好,小孩儿端着给邻居送,邻居收下饺子,再押回来一碗自家的饺子。胡同里撒欢跑的,都是送饺子的孩子。有的赛起跑来,脚下一绊,一碗饺子撒在街上,赶紧捡起来吹吹土,扒拉扒拉泥儿,举着碗再往家跑。

一通跑下来,自己家的饺子全跑到别人家碗里,而自家的饺子筐里,摆满了各家媳妇的饺子。而我们家的饺子,是公认南街最好吃,因为我们家是世代卖饺子的,样子好看,馅调得香,舍得放肉。我爹我娘边吃边逐一点批,你姨老娘包了几十年就没好吃过。四老鼠家真会过,里面全是白萝卜,不舍得放肉。二孬家的馅就没调准过,齁咸。你三奶奶包的饺子大得像鞋底子。这是谁家的饺子?尝一个,哦,新媳妇包的吧,以前没吃过,手艺不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