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一生网

欢迎来到情感一生网
你的位置: 情感网 > 情感美文 > 导航 > 你别装潮了

你别装潮了

发表时间:2020-11-20

【www.qg13.com - 很潮情感语录】

关于情感方面的文章很多,情感这件事我们永远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到底有哪些优质的情感美文呢?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你别装潮了,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你潮吗?

这是我每当周四晚看完《我们的浪潮》后,第一时间下意识会反问自己的问题。

它是首部关于全球潮流文化体验的纪录片,节目跟随各个文化领域内的代表性人物去记录和探索不同地域的街头潮流、美妆时尚、发型与造型、派对文化。

提起“潮”,我们会先下意识地想到那些穿着打扮时髦又标新立异的人群,即“潮人”:

他们可能会滑板、爱跑酷,他们可能会谈论aj、yeezy,他们可能有一些不大众却又吸引人眼球的爱好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能拿来衡量是不是“潮人”的“潮牌”,即一些能张扬个性、风格、生活态度和方式的原创品牌:

Supreme、off-white、Balenciaga、Ne......之类的潮牌穿在身上,似乎也能从外观被盖章成“潮”。

当然,与“潮”最紧密相关的要属“潮流”,一种风靡的趋势:

比如80年代的中山装喇叭裤;街舞嘻哈的oversize风;二次元的cosplay风;甚至以一个品牌的名媛优雅气质都可以形成潮流,比如香奈儿的小香风。

以上所说,好像“潮”是一件十分简单又可视化的事情。

但看完节目后,才发现真正的“潮”不能用上面这些简单的固体标签来概括和统一,它由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个不同的独特个体来创造的。

“潮”,是个性与自我。

“潮”最开始来源于“街头潮流”,由此衍生的“潮人”、“潮牌”是狭义的,而且正在变得越来越狭义。

为什么这么说?

在第一期《来自街头》中,歌手马伯骞和职业滑手胡天祐探寻了美国街头服饰品牌supreme。

我们应该对这个牌子都不陌生,多少人彻夜排队、高于原价几倍甚至十几倍来购买它,用它来凸显自己的“潮”、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和身份。

但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它背后的品牌文化,也就更谈不上内心真正的认同和热爱它。

动辄一件单品几十万的supreme也只是诞生于来自街头的滑板爱好者,他们通过supreme来表达个性,创造和自我价值一致的设计审美。

所以supreme不意味着简单的酷炫和时尚,它是你追求自我表达、努力探索自己的个性的象征。

但正如solestage合伙人夏嘉欢所说,现在很多的年轻人太物质,没有安全感只一味追求潮流,反而失去了自己的个性。

所谓自我,就是“你想成为什么就去成为,你想争取什么就去争取”。

而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所形成和发展的品质,就是个性,比如反叛、节俭、率真、敏感等等。

就像墨西哥裔有着印在骨子里的体面和节省,“衣服不可以有褶皱”,“一双鞋至少要穿一年”;

还有他们传统的跳跳车派对在几十年前,是用于帮派斗争,但现在是一家人追求美好和内心平静的象征。

为此,他们也付出大量的时间和心血。

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些人成熟的标志是磨去棱角,而有些人成熟的标志是找到个性。”

这句话对错与否暂且不说,但是却给我们提了一个醒:

追求自我,不仅限于物质上的成功,还可以是精神的缔造。

我们永远不要忘记那些基于物质之上的需求,好奇心、意见、情绪、文化等等。

“潮”,是热爱与突破。

在《来自街头》的最后,马伯骞感慨道: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到极致,你自然与众不同。

什么叫“做到极致”?

首先是无畏一切的热爱。

比如节目中的艺术家和滑手Blondey,他对滑板的热爱,跨越生死,挑战桎梏。

就算受了伤,他依然没有放弃滑板;

就算不是专业艺术院校出身,依然打开了自己的艺术世界并富有创意地使其和大众对话。

比如在非洲贫困国家玩着滑板和小轮车的一群黑人,他们的热爱,对抗温饱,战胜偏见。

当马伯骞和胡天祐一脸懵地问导演“来这干嘛”的时候,他们是没想到在连饿肚子是家常便饭的国家里,有街头文化存在的。

这些黑人们,没有像样的设施,只能找废弃的厂子来滑;www.Qg13.COM

没有正规和职业的组织,就自己创立;

没有属于自己的滑板、衣帽等产品,就自己设立......

他们用热爱给自己撑起了一片天,而这片天很纯净,跟贫富、种族、区域无关。

除了热爱可以让你走向“极致”,还有不断突破边界的勇气和尝试。

在《美妆美幻》中,以SherryPoppins为代表的“变装皇后”群体们,就在发现和完善自我的过程里突破着化妆艺术的边界。

就像Sherry讲到他是通过有一次别人给他化妆,他才找到了那个他喜欢的——外向的、开心的自我。

还有在今天我们已经司空见惯的“美妆博主”们,十多年前是空白的存在。

正是因为像JordanByers这样一开始只是拍视频分享自己生活接触美妆的人,日积月累地摸索、尝试、突破,才有了这个职业的诞生。

可这个过程究竟付出了什么又付出了多少,镜头里看不见,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潮”,是自由地实现自我价值。

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应该是自由的。换句话说,只要能实现自我价值,就不应该有什么固定标签的存在。

RaisaFlowers是一名黑人化妆师兼模特,她被称为是“改变纽约地下美妆风潮的化妆师之一”。

她从小就想做一名艺术家,很早的时候就喜欢化妆,可是这条路对她来说并不简单。

外界眼光:黑人,大只,胖,高,怎么做这行?

家人质疑:送你去读书去接受高等教育,你就只是当个化妆师?

可Raisa不在乎外界眼光,坚持自我大学退学了3次,她说“没有人可以让我放弃我(成为)自己”。

未来是关于多样性、关于创意的,而自我是这一切的土壤。

正如Raisa所说,很多人要花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去找到自我,所以如果足够幸运就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就不顾一切地去实现。

不要让别人对你的自我指手划脚。

没有什么是只有男生或女生可以做的,没有什么是只有白人或黑人可以做的,也没有什么是只有胖子或瘦子可以做的,“潮”没有什么规则和界限。

它只关于“我”想实现的价值。

所以,究竟什么是“潮”呢?

它可能是你玩极限运动时在极限的边缘试探;

它也可能是你在办公室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再敲出新的代码的尝试。

它可能是你想表达自我的疯狂妆容;

它也可能是你追求极简和舒适的新的搭配。

它可能是你研究文化深爱的一个品牌;

它也可能是你传达个性DIY出来的一双鞋。

就像《我们的浪潮》中那些在大众眼里的“潮人”从不为潮而潮、不去装潮一样,如果你在生活中也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文化、艺术等努力追求、表达热爱、实现自我,都可以坦坦荡荡地回答一句:

我很潮。我不装潮。

我们的浪潮,无需被引领,因为我们自己,就是浪潮本身。

扩展阅读

有的时候你也得学会装


有的时候你也得学会装

一不小心就飙到300码了~小小散花庆祝一下~

这帖子里有无数可爱的人陪伴偶,长期活跃驻扎的小秘兔、花叫兽、花阴mm、朱七七、东电、温柔似水三大金刚(布衣mm、紫陌迁尘、君爱玲)、两小包子(vivi、平凡mm)、匹夫童鞋、what兄、西瓜弟(ms这厮很久没来了,逐渐被左右手弟所取代)。每日必来,看看大家,如同亲友……还是等到周年校庆再回顾感慨好了:)

今天要讲一个小故事。

我们隔壁部门的一个mm跟我一起怀孕了,惨遭其部门老大百般不待见,快得产前抑郁症了。

究其原因,也无他——mm自以为怀孕最大,人人需让路开道,仗势与老大抗衡,部门活动拒不参与,各路活计能推就闪。这样的mm,你站在她的角度看无可厚非,毕竟头一次当妈,哪个能不小心谨身;但老大们又不是养你的亲爹妈,反正你也不能辞职,给你小鞋穿,就算你职业生涯毫无追求,光让你孕期不好过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mm羡慕我:“你们老大对你好宽厚啊!”

“小白痴,那是因为我会做人而你傻啊。”我在心里笑。

为了达到养尊处优的效果,最好的方法不是主动逃避,而是曲意逢迎。

部门外出开会,我故意在家里吃了鸡蛋才上班(我早上吃鸡蛋会反胃),坐在车上吐得天昏地暗,并故意让老大看见偶坚强的表态:“我没事!就是给大家添麻烦了”,一次两次过后,老大就“关切”地不让我大老远地去开会了。即便如此,每次减免我负担之时我还是会对老大“感恩戴德”一番:“感谢老大关怀!今后必当涌泉相报啊!”然后帮助处理些零碎遗留问题,整得其乐融融。

其实心里还是想闪人,关键看你会不会闪。有些时候必要的苦肉计、苦情戏还是要装装样子的,你若永远想占便宜,最终只能吃大亏。那个mm就一点亏不想吃:我知道我坐车明明会吐,干吗还非要去给谁证明一番啊?那好,你就活受这办公室夹板气,并且等着产假回来被下放好了。

我同意花间的话,职场上混不好者,情场上也是白痴。许多mm大毛病没有,但跟伴侣吵架的几率不在少数,原因就在于过于自我的意识太让人生气——人们的确更喜欢纯洁透明的心灵,但纯洁透明并不等于愚蠢透明。

如果你情商比较高,应该知道如何训练爱人朝着你所想要的方向发展(当然前提是他足够爱你),知道老师教育学生进步都是需要技巧的,而不是把一颗红心当风摆出来、高喊“我是这么爱你”的口号就OK的。有效的引导过程中,包含着饿狼扑食的等待耐性,包含着对执迷不悟阶段的宽容,包含着曲意逢迎的装样,比如适时地梨花带雨、或拍案惊奇、或弱不禁风、或坚毅挺立(总之就是看人下菜碟)——并要让对方看见、扼腕、醒悟。

也许你并未留意,无论是在情场、职场,演技决定人生。譬如你觉得委屈,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通过自己装模作样,让对方理解你的委屈;而不是抓住对方,不管不顾地发泄你的委屈——那样会把人家激怒或吓跑。也许你不愿虚伪,想要所谓“真实的自己”——那是你理解错误:真正高明的演技,不是让人诟病的逢迎或伪装,而是一种处世为人的优雅姿态。

别隐身了,我不会打扰你的


1.天冷了,有对象的搂对象,没对象的咱添衣裳.

2.在乎才会乱想,不在乎连想都不会想.

3.有木有那么一个人,在你的分栏里面是[1/1]的,然后看到它变成[0/1],最后变成[0/0]

4.重要的人越来越少.剩下的人越来越重要.

5.不了解我的人,就请你保持沉默.

6.天冷了,只有妈妈会提醒我多穿件衣服

7.别再隐身了.我不会打扰你的.

8.抱着电脑,拿着手机,发现能联系的人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了!

9.他们说网络很假、我笑了、好像现实很真一样.

10.Iwantsomeonewhosafraidoflosingme.------我希望找到一个担心失去我的人.

11.灰太狼说:不管怎么样,不能委屈了我老婆!

12.一个哦字,打破了所有想说的话题.

13.一句简单的呵呵涵盖了多少真情.

14.有多少人,发表QQ签名只是为了让某人看见.

15.当我对你越来越礼貌时,我们或许就越来越陌生了...

16.原来只要分开了的人,无论原来多么熟悉,也会慢慢变得疏远.

17.心烦时,记住三句话:算了吧.没关系.会过去的.

《钱江看潮记》丰子恺


钱江看潮记

丰子恺

阴历八月十八,我客居杭州。这一天恰好是星期日,寓中来了两位亲友,和两个例假返寓的儿女。上午,天色阴而不雨,凉而不寒。有一个人说起今天是潮辰,大家兴致勃勃起来,提议到海宁看潮。但是我左足趾上患着湿毒,行步维艰还在其次;鞋根拔不起来,拖了鞋子出门,违背新生活运动,将受警察干涉。但为此使众人扫兴,我也不愿意。于是大家商议,修改办法:借了一只大鞋子给我左足穿了,又改变看潮的地点为钱塘江边,三廊庙。我们明知道钱塘江边潮水不及海宁的大,真是“没啥看头”的。但凡事轮到自己去做时,无论如何总要想出它一点好处来,一以鼓励勇气,一以安慰人心。就有人说:“今年潮水比往年大,钱塘江潮也很可观。”“今天的报上说,昨天江边车站的铁栏都被潮水冲去,二十几个人爬在铁栏上看潮,一时淹没,幸为房屋所阻,不致与波臣为伍,但有四人头破血流。”听了这样的话,大家觉得江干不亚于海宁,此行一定不虚.我就伴了我的两位亲友,带了我的女儿和一个小孩子,一行六人,就于上午十时动身赴江边。我两脚穿了一大一小的鞋子跟在他们后面。

我们乘公共汽车到三廊庙,还只十一点钟。我们乘义渡过江,去看看杭江路的车站,果有乱石板木狼藉于地,说是昨日的潮水所致的。钱江两岸两个码头实在太长,加起来恐有一里路。回来的时候,我的脚吃不消,就坐了人力车。坐在车中看自己的两脚,好象是两个人的。倘照样画起来,见者一定要说是画错的,但一路也无人注意,只是我自己心虚,偶然逢到有人看我的脚,我便疑心他在笑我,碰着认识的人,谈话之中还要自己先把鞋的特殊的原因告诉他。他原来没有注意我的脚,听我的话却知道了。善于为自己辩护的人,欲掩其短,往往反把短处暴露了。

我在江心的渡船中遥望北岸,看见码头近旁有一座楼,高而多窗,前无障碍。我选定这是看潮最好的地点。看它的模样,不是私人房屋,大约是茶馆酒店之类,可以容我们去坐的。为了脚痛,为了口渴,为了肚饥,又为了贪看潮的眼福,我遥望这座楼觉得异常玲珑,犹似仙境一般美丽。我们跳上码头,已是十二点光景。走尽了码头,果然看见这座楼上挂着茶楼的招牌,我们欣然登楼。走上扶梯,看见列着明窗净几,全部江景被收在窗中,果然一好去处。茶客寥寥,我们六人就占据了临窗的一排椅子。我回头喊堂倌:“一红一绿!”

堂倌却空手走过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先生,今天是买坐位的,每位小洋四角。”我的亲友们听了这话都立起身来,表示要走。但儿女们不闻不问,只管凭窗眺望江景,指东话西,有说有笑,正是得其所哉。我也留恋这地方,但我的亲友们以为座价太贵,同堂倌讲价,结果三个小孩子“马马虎虎”,我们六个人一共出了一块钱。先付了钱,方才大家放心坐下。托堂倌叫了六碗面,又买了些果子,权当午饭。大家正肚饥,吃得很快。吃饱之后,看见窗外的江景比前更美丽了。

我们来得太早,潮水要三点钟才到呢。到了一点半钟,我们才看见别人陆续上楼来。有的嫌座价贵,回了下去。有的望望江景,迟疑一下,坐下了。到了两点半钟,楼上的座位已满,嘈杂异常,非复吃面时可比了。我们的座位幸而在窗口,背着嘈杂面江而坐,仿佛身在泾渭界上,另有一种感觉。

三点钟快到,楼上已无立锥之地。后来者无座位,不吃茶,亦不出钱。我们的背后挤了许多人。回头一看,只见观者如堵。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更有被抱着的孩子。有的坐在桌上,有的立在凳上,有的竟立在桌上。他们所看的,是照旧的一条钱塘江。久之,久之,眼睛看得酸了,腿站得痛了,潮水还是不来。大家倦起来,有的垂头,有的坐下。忽然人丛中一个尖锐的呼声:“来了!来了!”大家立刻把脖子伸长,但钱塘江还是照旧。原来是一个母亲因为孩子挤得哭了,在那里哄他。

江水真是太无情了。大家越是引颈等候,它的架子越是十足。这仿佛有的火车站里的卖票人,又仿佛有的邮政局收挂号信的,窗栏外许多人等候他,他只管悠然地吸烟。

三点二十分光景,潮水真个来了!楼内的人万头攒动,象运动会中决胜点旁的观者。我也除去墨镜,向江口注视。但见一条同桌上的香烟一样粗细的白线,从江口慢慢向这方面延长来。延了好久,达到西兴方面,白线就模糊了。再过了好久,楼前的江水渐渐地涨起来。浸没了码头的脚。楼下的江岸上略起些波浪,有时打动了一块石头,有时淹没了一条沙堤。以后浪就平静起来,水也就渐渐退却。看潮就看好了。

楼中的人,好象已经获得了什么,各自纷纷散去。我同我亲友也想带了孩子们下楼,但一个小孩子不肯走,惊异地责问我:“还要看潮哩!”大家笑着告诉他:“潮水已经看过了!”他不信,几乎哭了。多方劝慰,方才收泪下楼。

我实在十分同情于这小孩子的话。我当离座时,也有“还要看潮哩!”似的感觉。似觉今天的目的尚未达到。我从未为看潮而看潮。今天特地为看潮而来,不意所见的潮如此而已,真觉大失所望。但又疑心自己的感觉不对。若果潮不足观,何以茶楼之中,江岸之上,观者动万,归途阻塞呢?

以问我的亲友,一人云:“我们这些人不是为看潮来的,都是为潮神贺生辰来的呀!”这话有理,原来我们都是被“八月十八”这空名所召集的。怪不得潮水毫没看头。回想我在茶楼中所见,除旧有的一片江景外毫无可述的美景。只有一种光景不能忘却:当波浪淹没沙堤时,有一群人正站在沙堤上看潮。浪来时,大家仓皇奔回,半身浸入水中,举手大哭,幸有大人转身去救,未遭没顶。这光景大类一幅水灾图。

看了这图,使人想起最近黄河长江流域各处的水灾,败兴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