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一生网

欢迎来到情感一生网
你的位置: 情感网 > 情感美文 > 导航 > 桐花开处是故乡

桐花开处是故乡

发表时间:2020-11-20

【www.qg13.com - 花开情感美文】

关于情感方面的文章很多,而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自己真正看得透情感,什么样的情感美文才称得上质量高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桐花开处是故乡,欢迎阅读与收藏。

漂泊在外,与家乡隔着千重云,万座山,每每回眸时,那山坡上一树一树的桐子花,朵朵都是心中盛开着的乡愁。

桐子花,家乡土话唤着桐油花。多久没见到家乡的桐油花开了?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久。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里艰难活着,浑身沾满异地的尘土,那么长得时间里,我竟无缘与家乡的桐油花再度谋面。可它那白里透红,秀丽端庄的雅容,一直在我意念里游离,在我孤寂的目光里远望成温暖,花白如雪于我心清晰,花香如故土于我心芬芳。

家乡呵!离得很远,在千里之外的湘西凤凰。未离家时,孩童的生活,多半交付于那些低矮的黄土山坡。放猪,放牛,拾野菌,翻风藤子,折栗子,找茶泡举不清玩耍的例子,实在多姿多彩。那时候的山坡随处可见野生的桐油树。那桐油花儿,每到春夏交季之时,独在百花即将凋谢的缝间,不知何时爬上枝头,一夜之后悄然绽放。朵朵,簇簇,开得那样激情澎湃,开得那样自在奔放,那样不管不顾。满山遍野,到处都是桐油花重重叠叠依偎着的姿态。放眼望去,桐花成海,那是一幅儿时见过的最美风景,不需雕琢的原始,不需涂鸦的纯粹。Qg13.CoM

遥想那时,大人们在山下的农田劳作,我们小孩子就在山上爬桐树玩耍,或踩在树干上摇啊摇,或折几朵桐油花放于鼻前闻一闻,或将桐叶串成帽子头上戴戴,嬉笑着,打闹着,那快乐天真的笑声在山谷里久久回荡。大人们劳作累了喜欢在桐油树下歇息,喝口水,抽支烟,唠唠家常,望着那一片片绿油油地庄稼,眼里有一种欣喜还有希望。犹记得小时候随娘去摘桐叶包耙,犹记得随爹去打桐果,犹记得在那桐树下看金庸的天龙八部,犹记得那些美好的憧憬,寄予满树桐花朵朵绽放。

小时候只觉得桐油树花开好看,从未去思考过它的生命为什么如此顽强。无需去培育,无需去打理,杂草中独自生长,开花结果,在风雨中笑傲山间。即便是一边开着,一边谢着,那也是在生之中灿烂芬芳,谢之中美丽归隐。没有人关注它生命的形成经历过多少磨难,可它凋谢之后也将尘土铺成花毯。或经一阵寒风,或遭一场冷雨,桐油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从容地落于田间地头,山道涧溪。静静地躺着,淡然地接受日晒雨淋,脚步从它身上践踏而过,于无声处中等待生命的再度轮回。

家乡的桐油树,不只是花开给人美丽的视觉享受,它甚至把整个身体都无私地奉献给了人类。据说它的用途多达千多种,家乡人喜欢用桐叶来包粑,叫做桐油粑粑,口感细嫩油滑清香;树果可榨油,榨成的油做药能消肿,防止破伤风;桐油还能点灯,想必那个年代的很多人都在桐油灯下度过无数漫漫长夜;还因其性防湿防腐防锈,耐碱有光泽,所以是化工,机械等工业及木制家具油漆方面必不可少的用品。

久违了,家乡的桐油花!其实你一直随着我漂泊的脚步在颠沛流离中开放,慰藉我远离故土的孤寂,守护着我心灵的一抹温暖。在这世上,没有哪一个游子是不想念家乡的。离家太久了,桐油花年年依旧,爹娘却已老去,家乡的一切变得那么陌生却又那么多情。那些模糊又清晰的新旧面孔,那些听了顿感亲切的乡音,那些散落天涯的儿时玩伴,那些再也不能相见的故人,像朵朵桐油花在心灵深处开着,凋谢着。每一朵都是曾经的故事,每一朵都是深情地眷恋,每一朵都是抹不去的思念挥不去的乡愁。

今夜,桐油花又开满了我的梦境,像一群穿着浅白衣裙的天使在我面前翩翩起舞,那飘逸灵动的舞姿眩惑着漂泊的魂魄,和着清风曼妙的旋律,轻吟着一句:桐花开处是故乡!

相关知识

花开处,思念流觞


为你,我愿拢一袖花香,独守一座城,独享一世孤独,哪怕心音潸然终是无人聆听,哪怕凌乱的脚步散落一地的心伤。

--题记

望着门前的柳絮如雪般纷飞,记忆的闸门再度打开。

换上白色长裙,披上粉色纱巾,我来到南塘边。

眼前,桃花开得正艳。一阵风吹来,花瓣落英,触动我心。

此物,此景,怎不教人想你?

忍不住移步上前,轻折一枝桃花,摘一朵,插入发髻。低首嗅着桃花的芳香,我又走进了回忆。

想起了那年今日你我邂逅于此,满园桃花为我们笑开颜;想起了那年那月那日,你侬我侬,人面桃花相映红。

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狂风席卷而来,风过,纷飞了桃花,落英如雨。残红,晕染了巷陌,也凌乱了我的心情。 

从此,孤灯下,我孑然只影,用心触摸着记忆里桃花树下的心跳,执笔凝思,兀自独殇。

爱,一旦开始,天涯即是咫尺;爱,一旦擦肩,咫尺便是天涯。难道,这就是今世上天赐我的一个玩笑么?于我,今世所谓的幸福是不是只能停留在桃花盛开的梦中?

一江流岚,锁了谁的红颜?

一笔淡妆,掩了谁的憔悴?

一纸尘梦,碎了谁的芳心?

一场风雨,散了谁的暗香?

幽怀往事立残阳,谁念霓裳独凄凉?

梦里双倚,醒时独泣。绿杨飞絮,春风不语。如今,景物依旧,山盟难许。

已忘了有多少个白天我戴着假面,强颜欢笑,假装遗忘了现实的本真;已忘了有多少个黑夜我游走在梦的边缘,寻寻觅觅,翻找着一份能抚慰伤口的温柔。

思念的窗台虽然寂寞,但依然是我的最爱。

此生,此心,此情,只属于你。没有你,我该如何继续我生命中的爱情故事?

谁于红尘弹落了泠泠幽魂的心韵,缱绻的灵魂深藏着三世的痴迷?

君知否?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对你我心动依旧,一如那年那月那日那分那秒。彼岸,烟波流转,你,是否也如我一样的等候?

你别去后,当我走在繁市喧闹的街头,一声相似的声音,一个相似的背影,总会令我有片刻的失神。

在思念的夜里,我常喜欢展一纸素笺,一个人静静坐在夜色里发呆。更多的时候,我会把自己锁在一个静默的天地里,不去管花草是否葳蕤,不去管季节是否冷暖,我只在脑海里反复回放曾经温暖感动的片段,只去努力搜索关于你的记忆,努力意会你的气息。然后,独守着心中的一方净土,让朝朝暮暮的相思都化为白莲花的素语,开成一季又一季的纯白。

都说是最美人间四月天,可现在的我辜负了春韵春色,独伫幽林独自吟,无神的目光随风摇曳成渐瘦的青烟。

如今,我依旧守着寂寞的小城,听着寂寞江水的曲韵,写着寂寞流年的诗,傻傻等待着青鸟的路过。

面前,风徐徐吹来,拂过我忧伤的脸,自眉角滑落心底,轻拨着已断的心弦,久不成调,只惹得心里的那一声叹息扬起又落下,落下了又扬起。

雾霭散处,春暖花开


年初时节,拂晓的春风一波一波的,在这片刚刚经历寒霜,冰雪的土地里来回耕耘。带着全新的灵动,翠色的生机,在那片苍茫背后,悄悄衍生。初春的阳光挥洒着片片薄纱,清洗着寒夜过后的浮华。用初春的温暖,携着生机与自信,在这片天地,狂舞,高歌。

初春的气息,刚刚渗入这个世界,土地就开始耍性子似的到处崩裂,一朵朵翠绿钻出暗色牢笼,抬头享受阳光的抚慰。吐着嫩黄的芽,述说着满心的希望与愉悦。它们用满身的力量,在那片不明不暗的天穹里书写着春的含义。春披着绿色外衣,在雪的拉扯下,风的冲刷间,呼啸而至。

仿佛寒流不愿放弃这片乐土,在夜深时分卷土而袭。黄沙为阵,冷风为刃,切入睡梦中的小城。肆虐过后,残垣断壁。一场春雨,浇洒着抹抹生机。断不了的翠绿,在荒芜中坚强的挺立,随风舞出了所谓春意。第一抹阳光如花般盛开,融化了扰人的雾气,显现出了如画般的城郭。翠绿,仿佛处于一个绿色的世界,别无其他。纯粹得让人心灵为之一顿,仿佛也带着春的喜悦,怡然静心。

站在初春的陌上,仰望天空,苍茫中仿佛添了一抹翠色。张开手,感受风的温度,那是春的温度,感染了心,斗志勃发。遥望绿色原野,愿如野草般,在这充满烦绪与谎言的红尘里独有一方宁静。以自己的方式顽强的存在着,诉说着生亦何生,傲然的把握自己的年华,明媚的活着。

春天,一年之始。握着稚嫩的手,看向远方,地平线上,溢满了阳光,用尽全身的力量,在春风中,尽情奔跑,和着翠绿,一吐烦闷。彷徨之后,只剩坚强。雾霭散处,春暖花开。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

有人说当你在一个地方生活了超过十年,那么,那个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第二故乡。时至今天,在第二故乡生活的岁月已不比第一故乡少,但当人提及故乡,那个萦绕在心头的乡名却总是以马拉松第一的速度占据脑中。因为那里有父母,有我们长大的痕迹,有我们回不去的曾经年少。

我们自初始便遇见了母亲,遇见了父亲,遇见了后来和我们很亲的人,相聚源自一出生,但我们终其一生学习的却是如何离别。上学时期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因为只是奔着背诵的目的,所以总如小和尚念经一般有口无心;时过境迁,回过头再读,却早已是情不自已,泪流满面。

年少不知文中意,读懂已是文中人。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父母就在指缝的间隙中不断老去。往日的青丝不再,曾经矫健的步伐不再,利索的牙齿亦不再,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步步走向老人的迹象。年少时,向往着长大,向往着有朝一日挣脱出父母的魔掌,希冀着天空的那一头能出现七彩云朵;而如今,想在重要的日子回去陪父母吃一餐饭都成了一种期盼和奢望。过去和现在一直在变化,但唯一没变化的却是希冀天空的另一头能出现七彩云朵。小时,是希望载我出去;现在,是渴望载我归来。

相聚,总是满溢着幸福;离别,总是充满着太多的忧伤。但时间亦是个奇怪的东西,它总因幸福而流失的特别快。虽然不忍,虽想挽留,但正如妈妈所说:反正都是要走的,留也留不住。憋着在眼眶打转的泪水,默默拿起行李,悄然地走在妈妈身后。

我在站外挥手告别,妈妈在隔着玻璃的室内一步一回头的擦拭泪水,虽然她极其小心,时而装作抓头发的样子,时而装作挠痒的样子,但其实都是以此为遮掩的目的。看破但不说破,是人到青年的成熟。给妈妈一个畅所欲哭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洗涤心灵的时刻。

隔着玻璃,发微信给妈妈,让她找到座位给我一个信息,妈妈不屑一顾地摇摇头,投之我一嫌弃的神情,那意思就是说你妈妈我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这一点点短距离还能难倒你娘亲?哈哈,难当然是难不倒,只是我当时的心情就像我小时候每次出门她在站外一直忐忑不安是一样一样的。

龙应台老师说: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从来都是她送我多,原来眼睁睁地看一个人远去的背影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亲人一场,注定了更多的时刻在背影后度过。

我们在父母的目送中渐渐长大,父母在我们的背影后渐渐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