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一生网

欢迎来到情感一生网
你的位置: 情感网 > 情感故事 > 导航 > 会跳动的鞋子

会跳动的鞋子

发表时间:2021-03-31

【www.qg13.com - 有关鞋子的情感故事】

两个人遇见了那一定会发生很多的故事,当我想念你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有哪些浪漫的爱情故事呢?以下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会跳动的鞋子,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放暑假前不久的一天中午,大二女生蓝因为有点东西要写,所以在教室多留了一会儿。午后,闷热的气息到处蔓延,她觉得一阵眼花,眼前黑了一下,莫非中暑了?蓝心里嘀咕着收拾好东西,努力睁着疲惫的眼睛返回宿舍楼。

到了。蓝隐约觉得到了宿舍楼,直接就进了一层的一个宿舍。舍友们好像都睡了。她们的床都是下面是桌子上面是床的那种。蓝努力睁着眼睛,到自己床所在的位置,却发现桌子上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的,她这才意识到走错宿舍了。蓝晕晕乎乎地想转头,却被摆在桌子上的一双漆皮鞋吸引住了,那双鞋冒着蓝色的幽光,似乎还在如心脏一般跳动着。蓝伸出手,把鞋子拿在手里,然后踉踉跄跄地出了门。她不明白自己拿双鞋子做什么,但似乎有一种力量在诱惑她。

她上到二楼,再次走进一个宿舍,宿舍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她的意识似乎被控制了,居然直直地再次走到一个桌子前。这个宿舍的人都在神秘地谈论着什么。她隐约听见一些: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死了。听说她跳下去时脚上没穿鞋子。她妈妈昨天哭得好伤心,我看了都难受得不行。

宿舍一阵静默,可是似乎没有人意识到蓝的存在。蓝果然看见最里面那个桌子上的东西都被白布蒙上了,可那里摆着一双红色漆皮鞋,她又拿了那双鞋。她不停地上楼,在每层楼那个位置的宿舍里都拿一双漆皮鞋。最后,她走到七楼,不同颜色的漆皮鞋也一共拿了七双。当她抱着这七双鞋走上了八楼,有个胖胖的、个子不是很高的女孩叫住了她。喂。声音在空寂的走廊里徘徊。蓝身体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迷迷糊糊地转头问:你是叫我吗?嗯。把你手里的鞋子都给我。那女孩说,蓝很听话地交给了她。女孩的脸只露出眼睛,说:谢了。我白天没有办法去有人的地方,你现在只是在做梦,所以我请你帮我拿这些鞋子。女孩一双双地摸着那些鞋,嘀咕着:活人的鞋子才会跳动,我才能跳上天堂的阶梯。七双,七天。这下可以走了。

说完女孩就消失了,只是隐约听到在八楼通往天台的台阶上传来噔噔噔跳动的声音。蓝突然清醒过来,大叫一声奔下楼去了蚊帐下的男人脸

话说四川一座大学,位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小萍(化名)怎么也睡不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眼睛,看了看表,两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然后仰着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住过宿舍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的蚊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地发现好像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她再仔细一看,竟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现出来,慢慢清晰起来,就像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人都醒了。大家纷纷询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说:有鬼,有鬼。全寝室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大家以为小萍在做梦,就又回到床上。

但从此,这个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再没睡过好觉。后来,大家向学校反映这事,教务处的一个主任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情况,你们就叫我们。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还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两点过了,小萍死死地盯着床上面的蚊帐。突然,蚊帐开始往下沉了,又来啦!那个白色的男人脸盯着小萍笑。来啦!小萍大叫一声,门外的人一涌而入,可是什么也看不到。在窗户那儿到门口了,他要出去可是大家随小萍手指的方向,什么也看不见,似乎只有小萍能看到。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小萍说。那就跟着他。教务主任说。

于是,一大帮人簇拥着小萍出了寝室。小萍跟着那张脸,大家跟着小萍。一会儿,走出校门,来到校外的一个烂水塘边。那张脸对着小萍笑笑,一跃而入。他跳进去了广小萍叫着。马上叫人抽干水塘。教务主任吩咐。第二天,有关部门前来抽干了水塘,你猜发现了什么?一具男尸。

原来,几个星期前,这所大学失踪了一个男生,学校、公安人员四处寻找无果,想不到淹死在这里。后来,证实了男尸正是那个失踪学生,他是失足掉入烂水塘的。人们把这男生生前的照片给小萍看,小萍认出那张脸正是此人。也许是这男生尸骨未寒想有人发现吧,但他为何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

小编推荐qg13.com

跳动颓然的旋律


不会哭的苹果亲笔,

阳光颓然在流年逆转下褪去原本刺眼的光芒,躲进灰色的帐篷中,黑暗腐蚀这世界,灰蒙的光圈保护着最后的生命防线,连绵幽静的阴雨天,泥泞浑浊尘埃的风沙。荆棘离散的小路,。躲在阴冷潮湿的角落画起了圈圈,诅咒这世界,逃离世俗肮脏有染的异度空间,

指尖触碰黑白分明的琴键。单调的勾勒出奇幻的色彩,触动聆听每一个梦幻节拍,彩虹糖的世界,黑白相恋的琴键不需要浪漫的添加物。唯美的拨动心弦撩人悸动,没有奢华的言语表达。画沙的季节撩动这裙边,哼这歌自由旋转,跌进梦境的风帆,

深埋在记忆唯美的心酸,眼前浮现的春天,空灵的失去的原本的样貌,

有些人会慢慢消失。有些情感会慢慢渐渐破碎,可你永远在我心中是最完美的,太阳,一起走过的街道,一起乘凉的走廊,一起奔跑的操场,这些美好的记忆被时间无情的践踏,

唯美波折浪漫的故事情节,他和她也只是一个看客,故事的主角是你,你要背负起引领剧情的责任,沉重的爱压在青涩懵懂的年纪,不管不顾的说着,我爱你,伤感触动的写下坎坷的内心世界,这就是我用文字来填补内心空虚的情节,这也是我故事的一部分,很怕寂寞。可是寂寞好似很喜欢的样子,赶都赶不走。阴魂不散的附着在我身体周围,蓄势待发的吞噬这我的灵魂,

我们太年轻,以致都不知道以后的时光,竟然那么长,长得足够让我忘记,足够重新喜欢一个人,莫名感叹。是青春染指了流年还是流年染指了青春

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茫茫人海,冷色的风沿着幸福的源头,激荡的吹响战争的号角,我的世界。累了就停下,拥抱生活恩赐的艰辛与苦难,屏住呼吸激励着然后背负气沉重的行囊,在深夜中穿行着这样一群为生存而生活的流浪者,我也将是其中的一名实习生,开始漫无目的的行走。

直道幸福的源头。

妈妈的鞋子不见了


元月,我去桂林,在教育街花鸟市场三号门面前,初见虎皮。

精美的木质雕花鸟笼里,虎皮一身翠绿,孤独地立在栖枝上面朗诵一支童谣。我的双脚于是像灌了铅似的,再也挪不动半步,目光久久地纠结在那翠绿的流线型的小身体上面。

精明的店主一眼便看穿了我的迟钝,开始漫天要价。

我像个傻子一样任他掏空了身上所有的钱,然后不得不步行一个多小时走回下榻的酒店。一路上,我并不寂寞,因为虎皮是个热闹的家伙,它不时地朗诵起我熟悉的那支童谣。

我的心里有酸酸的物体在澎湃,仿佛看到巧巧踮着小脚唱着童谣朝我走来:“天亮了,鸡叫了,妈妈的鞋子不见了,东找找,西找找,找不到,就算了。”

巧巧是三岁四个月零八天的时候在庙会上走失的。

本来我紧紧地攥着巧巧的小手,可是后来遇到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在我伸手掏零钱的空当,巧巧淹没在汹涌的人群里。她丢失的那天,身上还穿着我给她织的绒线背心,颜色正是虎皮身上那种翠绿。

巧巧丢失整整两年了,长辈们开始委婉地劝说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彼时,我的情绪已由当初的日哭夜闹渐渐平静,但我仍坚决地摇了摇头。我对自己说,哪怕穷尽一生的时间,也不放弃对巧巧的寻找。我申请调到贸易部,开始天南地北地走,一边谈生意一边寻找巧巧,直到遇上虎皮。

然后着了魔似的把满腔思念嫁接到虎皮身上。

虎皮仗着能把人类的话学得惟妙惟肖,自觉比一般鸟胜出一筹,眼里常常闪耀着目空一切的傲气。在我满腔慈爱的注视下,虎皮显得不卑不亢、常常自顾自地用尖尖的喙沾了清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从不多看我一眼。

我丝毫不介意虎皮的冷落,只求虎皮在吃饱喝足之后念起那半支童谣:“天亮了,鸡叫了,妈妈的鞋子不见了……”那一刻,我仿佛又看到我心爱的巧巧朝我走来。

虎皮与我寸步不离,确切地说,是我到哪里都带着它,即使晚上睡觉,我亦把鸟笼摆在床边。笼子里一点轻微的响动,都会将我惊醒,我害怕虎皮冻着饿着,常常半夜起来查看虎皮是否无恙。偶尔先生稍有微词,也会被我大声地呵斥回去。

某天半夜,我被一阵父@的声音弄醒。从虚掩的门缝里,我看到先生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捧着巧巧的相片低声呜咽。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他的怀里痛哭,彼时,我竟不知道怎么才能抚慰眼前这个伤心的男人。

刹那间,我洞悉了我的自私。每天,我都在关于巧巧的记忆中跋涉,忽略了身边的每一个人。其实他们和我一样,不仅要承受失去巧巧的痛苦,还要应付我这个因为失去爱女而变得神经质的女人。

朋友们说得对,巧巧要找,日子也还是要过下去的,家里有太多巧巧的痕迹,太让人伤情。

次日,我给虎皮喂过食,打开了笼门,我对虎皮说:“你走吧,想去哪就去哪!”。或许长期的锦衣玉食使虎皮对飞行失去了兴趣,它只是扑腾了几下翅膀,就像个主人一样在家里踱起了方步。

我开始清理抽屉里巧巧的影集,准备拿去储藏室。亲爱的宝贝,妈妈因为太爱你,所以才要将你藏得最深。

出门的时候,我不小心把影集跌落,巧巧的相片掉出来,有一张正好被虎皮踩了个正着,虎皮好奇地用嘴去啄,我生气地抬手就赶。虎皮被我突如其来的粗鲁吓了一跳,扑棱着翅膀,悬在半空用无辜眼神望着我。

我泪流满面的时候,突然听到虎皮无比清晰地吐出了两个字“巧巧”。

从来没有人在虎皮面前提过巧巧的名字!我恍然大悟,虎皮念的童谣是巧巧教的,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也许会以这样的方式,来维系对妈妈和家的记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带着虎皮登上了最早一班去桂林的火车。

一路上沉默不语,虎皮是我惟一的行李,同座的旅客说:“你真奇怪,带着一只鹦鹉去旅行!”

见我不吭声,鹦鹉自作主张地回答:“妈妈的鞋子不见了!”

一下火车,我就直奔花鸟市场,店主认出是我,笑道:“是不是想给鹦鹉配成一对?”不等我回话,他冲着里屋吆喝道:“巧巧,快把那只新到的‘翡翠’拿出来。”从屋里走出来的,正是当年妈妈在街头失落的小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