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一生网

欢迎来到情感一生网
你的位置: 情感网 > 情感故事 > 导航 > 秋日的故事

秋日的故事

发表时间:2021-04-07

【www.qg13.com - 秋日的私语情感美文】

把自己的恋爱故事记录下来,当我想念你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什么样的故事才能够如此浪漫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秋日的故事,欢迎阅读与收藏。

秋天是个绚丽的花旦,在纷扬的红叶、黄花洗礼中,喜庆的唱着悦耳之音出场。广州长寿路悠然淡远的街市,宛如一只高贵的天鹅,长吭高歌,招商引客。南方的气候,无论夏冬都可以露天的摆摊开档,络绎不绝的人流,人们没有鼓噪,精心的挑选物品。卖水果的,理发的,擦皮鞋的,代写对联的,兑换古币的,售玉件的,算命的,各显招揽客人的招数。夏天里,人尽量挤到榕树下。冬日里,人就不需依靠榕树,如一条游走自若的金龙鱼,随意在街上找自己相中的玉器摆件,佩件,古玩钱币,鱼龙混杂,有淘到宝的,有坑蒙拐骗的,很是热闹。

1930年的中秋,对于宁之远没有了喜庆,在一起的婆姨不堪家里破产,债主逼紧,趁月夜跑回了娘家。一直在广州的长寿路摆摊出售玉器散件的宁之远,被人懵了一大批的玉料和玉件,倾家荡产了,还欠一身子的债务。原来摊档靠着一株大榕树,无端的招来了乌鸦,乌鸦不会单独飞来的,它喜欢群居,来了就是一大群,那一身黑衣裳,虽然不会过时,也不讨人喜欢。宁之远想过死,投河吧,可惜自小生长在南方,水性很好;服毒自尽,可怜身上连买毒药的银两都没有;悬梁自尽,可叹横梁太旧,承受不了一个大男人的重量,倒坍了下来,可悲的是塌下来的砖瓦也没能砸死他。摸起了几块石头,学着咽金丧命,可恼的是命硬如此,石头到了肠胃里居然消化掉了。思前想后,最终在身上绑着大石头,沉到河底。

梦悠悠的在鬼门关前,朦胧看到一位鬼差,诧异着,鬼都可以那么俊秀的,剑眉星目,脸上多的是份静气,没有浮躁,英姿飒爽,矫健的身躯,不失文雅,炯炯有神的眼睛有一阵慑人的光芒。

宁之远看到这个人,觉得阎王殿没什么可怕了,依依呀呀的作不了声,又动弹不得。

只听到那人浑厚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没事了,放心休息一会吧!”

宁之远想想,自己原来没死去,实在太累了,沉沉的又昏死过去。梦回八国联军侵华,京城狼藉不堪,为了逃命和生计,从京城辗转回到广东,经历苦难的战争岁月,自己都没死去,还随名匠学了点雕琢玉器的手艺,师父曾是慈禧御用的宫廷玉匠,曾说过,雕琢玉器的人应该心无旁骛,现在自己为了生计,连死的心都有了,愧对师傅呀。

“我睡了多久。”宁之远清醒过来,不止是身体醒了,是思想悟了,他觉得好死不如赖皮的活下来,欠人家的东西始终要还的,等还清了,磊落的走。

“您睡了三天了。”年轻人回话道

宁之远打量着住处,是一间简洁清净的客房,狭窄还算明亮,他睡床上,年轻人打着地铺,浓浓而温暖的人情味,令他很快清醒过来。年轻人自我介绍道:“徐小玉,广东肇庆四会人。”徐小玉对人并不热情,但恭恭敬敬,外冷内热的他受宁之远所托,来到了长寿路的摊档前,悠游的逛着圈,却被几个商家误会,以为他也是找宁之远讨债的人。他们扬言刮地三尺都要把宁之远刨出来。

在徐小玉的劝说下,宁之远随他坐着马车回乡。把马栓到马厩,在室内点着煤油灯,灯火荧荧,美丽而安稳。在厨房里生着小炉,煲好米饭,拿出四会本地有名的山坑小鱼干就着腊肉煮好。到菜园里摘下新鲜的茄子和豆角,调好味道,放在一只大铜盘里的蒸熟,还炒了碟花生。取出烧酒,两人话语不多,酒已半酣。不提别人的伤心事,也是一种修养。

“小玉呀,你可回来了,我的腿扭伤了好几天了。”人未到,先闻声音,两人随嘶哑的声音望去,只见微风掠过一个老人僵硬的脸,撩起他额前泛白的头发。

小玉放下碗筷,利索的拿出药酒,为老人按摩脚起来,每摩挲一下,脚泛起白色的蜕皮,碎碎的,宁之远看着,原来吸引他的农家菜,现在没胃口了。细看一下,药酒里只侵泡着几只没张眼的小老鼠,顿时有呕吐的感觉。小玉嘴角洋溢着放心,开了药方,送走了老人。干净清爽的,没有收取什么报酬。

宁之远的心震动片刻,眉毛提高了,嘴角稍稍向上,没有露齿,然后又低眉,嘴角成一直线,稳稳的站着。自己没有子嗣,师傅的雕琢玉器的手艺到自己手上不能失传了,这位年轻人,真是值得把手艺传授给他的。鉴赏玉件的水平,悟性,也能看出观赏者的人品。他决定拿出身上佩戴了二十年的玉佩出来,给徐小玉鉴赏。

“承蒙你多日的关照,我无以为报,身无值钱的东西,就把这块玉佩送给你吧。”宁之远深邃的眼睛望着徐小玉,把所有的喜怒哀乐深藏心里,表面上平静如水,半试探,半诚意的说道,他在石器杂市多年,五十来岁了,相人如相玉,谨慎点为好。

徐小玉谦和的回话,表情永远是带着微笑:“助人不是为了回报的,前辈就安心在这里住好了,这块玉佩我不会要的”。

徐小玉又说道:“先生微笑能带走许多厄运,心存善念,所有都迎刃而解的。”

宁之远想到行善积德,真有扭转局势的状况,自己不能把手艺自私的收起来,应该把它传授给他人,这些年自己都隐藏起来,结果顾虑重重,导致眼神外浮,脸泛纵纹,变成贱相,是自己心思虑揣测别人过度,相随之而生,长此下来,生意不济,到今天破产的地步。

于是不再犹豫的说道:“我师傅是宫廷的玉匠,如果你愿意学,我教你好吗?”

徐小玉愕然的看着面前这位深藏不露的玉匠,细心观察了一个月,宁之远这张脸是会变的,原来是污浊的,慢慢的红润亮泽起来。或许上天顾念宁之远以前思虑沉沉,硬要把头发想得染白。现在积了德,目光沉稳,紫气随来,有慈有悲,原来的苦相,变成福相。

宁之远和徐小玉到玉器加工的地方的垃圾堆里捡了块边角料回来,外表看来,像一块大理石,硬度不高。宁之远雕琢了一朵镂空的芙蓉花,底饰云纹,琢工精巧,石头不细腻,一点圆润感也没有。摸起来干燥,粗糙生涩,光素平滑,没晶莹通透,美感却是很足。他让徐小玉鉴赏,徐小玉读到宁之远莲花般纯净的心,虽然没好的玉材,但雕工却是简练典雅,碾琢圆熟,小小的玉花诗情画意,“含不尽之意于言外”,具有“意外之韵”,有吉祥的意蕴。

宁之远悉心教导出来的徐小玉,徐小玉除掌握宁之远的玉器雕琢手艺,每件雕琢的玉件里,有着这个人的理念,观赏徐小玉雕琢出来的玉件,给人有峰回路转之感,扑素迷离,令人浮想联翩。

徐小玉学有所成,先是到玉器加工作坊干活,慢慢的盘下了店铺,积聚的不少财富,慢慢的帮师傅偿还了所有债务。直到现在,徐小

玉开始教导新的徒弟,这些徒弟们在四会享有名气。

又是一年秋色近,绥江的水与长天一色,蓝色一泓深不可测,景色轻轻的撞了人一下,掀起了一页页的往事。江畔边有位垂钓的老人,五彩斑斓的波光映在他的脸上,人的心情也湛蓝湛蓝的,广东四会已经成了他第二个故乡。心存善念,就有无量的福相,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徐小玉救了他。他把宫廷上乘的玉器雕琢手艺传授给了徐小玉,给四会带来了无限的商机,富裕了这一域的人们。徐小玉待他如亲父,宁之远放宽胸怀,享受着晚年的恬静,自己的命运改写,有了无量的福报。只要心地明净,年复一年也好,花谢花又发也罢,在风中吻过的岁月里,总能寻找到我们想过的生活。

情感一生延伸阅读

秋日的山林


秋日的山林总是最华美的乐章。没看见过那么多斑斓的色彩能如此和谐的统一。纵横交错的青黄红紫灰黑棕白,极有层次地呈现,大概是印象派大师的力作。

吸引我父母的也许是歪脖子的松树,或者黄叶白叶的灌木,因为那是当柴火的好材料。退而求其次就是刺杉树和竹梢。不过我讨厌刺杉,烧起来火焰忽烈忽灭,不好控制火候不说,还最容易扎到手。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自然是毛栗树。

九月九,毛栗乌开口。九月金秋,毛栗就在枝头咧嘴而笑,里面原本青白的果子也因为太阳的暴晒而变红,变黑。浑身带刺的毛栗是不好惹的,所以我们各自带有专业装备。每次上山,爸爸准会给我准备一个竹编小箩筐,左右各穿一根绳,往腰上一系。腾出手来拿爸爸特制的小竹钳,我们那时候叫小火夹。大火夹是灶膛里烧火时夹炭火的,把长竹片放火上一烤,用力压弯,然后放冷水里定型就做成了。小火夹就是用了较小的竹片,长度也短了不少,适合我们手劲弱的孩子使用。

我们用小竹钳夹毛栗,一夹一个准,既不会刺到手,也可以避免手短夹不到的情况。夹来的毛栗用小箩筐装着带回家,然后分成两种。开口的用脚稍稍一碾,红红黑黑的果子就蹦出来。把这些硬邦邦的果子洗一洗,放到饭锅上蒸。熟了的毛栗剥壳容易,吃起来喷香绵糯,还带着甜味。另一种就是还没有开口的毛栗,就得花点力气了。先使劲用脚碾压,等刺都才软了,才拿起来用嘴咬开。这不卫生不文雅的举动在我们童年的时候是没人干涉与指责的。那时候的体质似乎也不会因为不干不净而有所影响。用嘴咬开之后取出果子,颜色一般是白色的,微带点青黄。这种嫩果适合生吃。拨开皮,里面还有一层毛衣,必须把上面的毛小心剥掉,才能吃。里面的肉更嫩,咬起来嘎嘣脆,就像生吃的番薯一样,清甜爽口。抓上一把揣在袋子里,够我们消磨一上午了。

除了夹毛栗,我们还喜欢在秋日的山林里寻找一切可以吃的野果子。乌粒饭和红粒饭名字虽然只相差一个字,其实味道长相都有天壤之别。乌粒饭(其实就是野生蓝莓)长在低矮的贴地的灌木上,果子乌紫乌紫的,比现在的蓝莓小一圈,味道却相差无几,一样是酸甜可口,浆汁丰富的。红粒饭则长在较高的灌木上,叶子略红,果子也是红的,成簇生长,个头却比乌粒饭更小。味道也过酸,不怎么讨喜。野生的猕猴桃一般摘了不能直接吃,必须带回家放在谷堆里焐上十天半个月才能使其熟软。还有山楂,由于树高刺多,我们小孩子也大多只能望洋兴叹,敬而远之。

偶尔父母会交给我们工作收集松丝,因为松丝是引火的好材料。松树虽然是四季常青的,但是仍然会落叶。等到苍翠的松丝变成焦褐色,落得满山坡都是,我们就拿个竹制的耙,背个小竹篓,结伴上山收集松丝。有时候收到一半,我们就被松果吸引住了。层层叠叠颇具艺术感的松果确实天生丽质,不知道哪一个说松果里会有松子,可以吃。我们就开始各显神通想撬开松果一探究竟。当然掰断了,弄碎了也不会找到一棵松子。我估计树上纵跃的松鼠大概已经在笑话我们的愚蠢了。

秋天的山林是那么美丽,那么诱人,那么有趣,小时候能走遍每一条林间小径,熟悉每一个林中山洞。可是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山林早就繁茂得无法进入。移居的乡民似乎更适应城市的喧嚣,再也不愿循着树丛去开启生活的每一天了。我是该高兴呢?还是会失落?

秋日情怀


生物钟有时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有时会让你辗转难眠到发疯,有时又会带给你意外的惊喜。今天又和往常一样,生物钟又开始发挥其强大的作用了,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来的有点早。就在我因睡不着而着急的时候,突然从窗外传来一阵歌声: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和着秋天凉爽的气息,看着窗外明净的天空,我突然发现这个季节真美!

以前总是觉得秋天是个悲凉、沧桑的季节,因为在这个季节里明艳的花儿凋谢了,嫩绿的树叶也开始泛黄乃至凋落,萧瑟的秋风吹着落叶婆娑作响,像是秋天这双大手在大地的琴键上奏起了一首的悲怆的名曲,让人不由得不寒而栗。收起悲伤的情怀,用一种赞美与感恩的心情来观察这个季节,突然发现这个季节真的好美!

少了些许春的繁华、夏的闷热、冬的寒冷,秋天似乎显得更庄重、素雅。因为多了份久违的明净,我似乎更喜欢仰望头顶的这片天空了,秋天的天空是那么的干净,给人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秋天的空气是那么的清爽,吸进体内的空气很神奇与美妙,它似乎能够净化那糟粕的心情,我开始不自觉的喜欢上她了!

躺在秋天的怀抱里,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也都不用去做,我只管静下心来去欣赏她的明净与静美。踩着泛黄的从草,看着阳光撒满树梢,金色的树叶也显得那么的美妙,我开始了不自觉的微笑。在若大的银杏园里,择一块圆石,捧一本爱书,我回荡在林徽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里;择一处暖阳,读一段小诗,闭上眼我融化在这明媚的深秋里。

躺在秋天的怀抱里,我像一个孩子一样依偎在她的臂膀,细数着岁月留给她的静美与沧桑。秋高气爽,无惧荒凉,我深吸着秋的清爽,让内心化作一溪清泉缓缓流淌,没有忧郁,没有悲伤。

文章来源:http://www.qg13.com/q/5378829.html

上一篇:戏情 下一篇:魔术惯例:读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