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qg13.com - 第一次相亲】

来到深圳二十几年,一直想去登梧桐山,可终归只是想想而矣,从没有付诸行动。因为人总有舍近求远的习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随时都可以观看,远方的风景难得有机会游览,所以总是想走到远处去游山玩水,观赏风景,从而忽视家门口的美景。

经常听人说:不登鹏城第一峰,算不上真真鹏城人。这样说来,尽管我在深圳生活了二十几年,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深圳人,对于比较爱运动的我来说,还真有点不服气哦。于是我决定:2015年国庆黄金周,无论如何,必登梧桐山,不仅要登,而且要全家出动!

今年国庆假期,天公非常不友好,不是生气耍威风刮台风,就是发泼哭鼻子下雨,总想着法子不让人出门。除了2号没下雨,基本上每天都有雨,3到5号台风加暴雨更威猛。这样的天气,碰上一般人也许就认输了,可我偏偏不信这个邪,专和老天较上劲,对着干,你不让我出门,我偏要出门。女儿在中山医科大读研,学医的,不是一般的忙,忙到连寒暑假都没有,更不要说平时了。所以,女儿四号才有时间回来,清早到的家,她6号还得赶回去做细菌实验。当我把登梧桐山的计划告诉女儿时,女儿开始是反对的,她说:要登也就登南山,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去登山?她还说:你们要登,你们两个自己去,我才不去呢!后来我用激将法对她说:你看你现在都这么忙,以后工作了就更忙,难得有时间陪我们一起登次山,为了等你同行,我们拖到现在才去登梧桐山;全家出游,可以提高家庭温馨幸福指数,它将永久珍藏在你的记忆空间。我这样一说,还真说服了女儿,她答应5号和我们一起同行。

5号清晨,我早早地起床做早点,然后叫醒老公和女儿起床,早餐后,准备好吃的喝的,带好雨具,按着预先查好的路线准备出发,出发前我在唱吧群向家人打个招呼,告诉他们我要去登梧桐山,于是就有帅哥和美女出来劝阻:乐乐姐,今天有台风暴雨哦,你真的还要去么?我说:去,是一定的,我决定了的事情一般是不会改变的。听了我的回答,他们有点吃惊,并说我是他们学习的榜样,做事有魄力。

我们是8点整正式从家里出发,乘地铁到国贸,在国贸出地铁时下很大的雨,这时,老公和女儿都问我:还要不要去?我的回答是:去。于是我们又转乘公交到东湖宾馆,在东湖宾馆再换乘去梧桐山的专线车到梧桐山登山口,我们是10点整到的终点站,下车后还要走十几分钟的路才到梧桐山北门。其实,一路上我也很担心和纠结:担心台风暴雨天是否会封山不让登?而在我心里早做了最坏的准备:若不让登,我们就返回市中心逛逛街也很不错;让登就更好,尽管雾大看不到风景,不能一览深圳市全貌,但就让我有种顶风冒雨登梧桐,寥寥无人却有我的成就感,也了却了这些年来一直藏在我心中的一桩心愿!

我们10点20正式开始登山,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人从我们身边经过,然后赶超我们,那天上午总共登山的人不会超过十个人,下山的,我们只碰到一个,是在接近好汉坡停车场的时碰到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帅哥,我们问他还有多远?他说到顶峰大概还要一个多小时,并告诉我们山上气温低,风大很冷,说我们穿得太少,在山顶肯定会冷的。登梧桐山的路其实很平,从登山口到好汉坡停车场,这段路很长,却很平,比我们经常登的南山还要平,我们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到好汉坡停车场。一路上,我们不停地和风斗智,与雨斗勇,和太阳玩捉迷藏,在浓雾中探索。风大雨小时我们把伞收起,雨大风小时我们又撑起雨伞,太阳偶尔探出头来,向看看我们这风雨无阻的勇士的真面目,一会又躲进乌云里,让风雨来考验我们的意志。

女儿很懂孝顺,登山路上一直争着背行囊,行囊里装了不少吃的喝的,很沉,我和老公都说换着背背,她根本不让,说我们两个年纪大,我们家数她年轻力壮,所以,行囊理应由她来背。我们争不过女儿,又心疼着女儿,为了减轻女儿的负担,我们只好不停地把行囊里的东西吃掉些,尽管刮风下雨口不渴,我还是拿出矿泉水出来喝,好减轻行囊的重量。不然,女儿穿着长裙,又是风又是雨的,背着很沉的行囊,又不让我们背,真的很辛苦的。

在大梧桐和小梧桐的分岔口,我们选择的是大梧桐,一路上基本上没人,除了风声、雨声,就是山谷潺潺的溪流声,还有我们三个人的说话声。老公和女儿都说: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来我们一家是最勇敢的登山者;我说肯定会有人的,只是我们没看到而已。话音刚落,就有一年轻帅哥,看上去二十几岁,瘦高瘦高的,穿着长长的雨衣,拄着拐杖,背着行囊赶上了我们,其实帅不帅,鬼才知道呢!因为他的脸被雨衣帽子和眼镜遮住了,再加上浓浓雾,连是什么脸型都没看清,说他帅,只是我的凭空猜测而已,女儿称他为怪人。年轻就是年轻,那怪人走到我们前面去了,女儿尽管背着行囊也还是一直走在我们前面,随着海拔高度的增高,雾越来越浓,可见度越来越低。我看不见女儿,赶紧叫住她,要她慢点走,好不容易我们才登到好汉坡停车场,这里是白茫茫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可见度几乎为零,但在这里就听到有人说话,寻着说话声,我们上了个洗手间,这时我们看到三个二、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在浓雾中找登山路。

在那三小伙纠结怎么走的时候,我们由女儿带着直接走了风鸣径,前面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大马路,算不上登山,真正的登山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的。风鸣径从字义上去理解,应该是一条幽静的小山径,沿路除了听风刮着枝叶或低鸣、或咆哮的声音外,就是潺潺溪流声。那天因台风暴雨,上山的人屈指可数,一路上就只有我们一家三口,风鸣径更富有象征意义了。走了一段平路后,我们来到一条小溪边,拍完照继续往前走,就是登不规则的台阶,登完不规则的台阶,终于来到一小块平地,这时我们看到一对夫妻在卖水和一些吃的,那男的问我们后面有没有人上来?我们告诉他,好像是没看到人,于是他俩也就下山了。

我们在平地站了一会,稍做休息,女儿说:怎么那三个人也没见上来了呀,还有那个怪人也不见了,就剩下我们家坚持到最后。我说:我们是最棒的巾帼好汉!这时我看到一块石牌,上面写着海拔743米,梧桐山的海拔总高度是954米,离最高点还差200多米,于是我们继续前行,登正规台阶,雾茫茫的看不到山顶。在登到海拔高度800多米的时候,这时我们看到那个怪人下山了。我对女儿说:那不就是你说的那个怪人么?,女儿笑了,赶紧拉我一下,怕他听到了不好意思。这台阶还真高,越到后面就越难登,好不容易我们总算登到了山顶,我原本以为山顶上肯定有亭子,爬上去可以好好休息休息,到了山顶才知道,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块光秃秃的小山顶,我坐下石头上照了两张相。老公终于在山顶的侧面找到鹏程第一峰的题字,我们又在那里留下两张模模糊糊的照片。这时,我们在停车场看到的那三个小伙子从另外一条路爬上了山顶,他们还夸我们爬好快呢!

爬了三个多小时的山,在山顶呆了不到十分钟,我们就下山了,下山还是比上山容易得多,我们四点半下到了登山口,来回我们整整花了六个多小时。下山路上,我们陆陆续续看到一些上山的人,比起上午是多了些,但还是很少的。下山后我们就近找了一家饭店,填饱肚子,就原路返回,晚上八点到家。

2015年10月5号,在我的记忆空间留下了深刻划痕,它是富有挑战和有意义的一天,它提升一个温馨家庭的健康和幸福指数。

文章推荐